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道德经》第六十七章赏析

时间:2019-12-11 18:00:00编辑:思慕

[原文]

天下皆谓我"道"大①,似不肖②。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③!我有三宝④,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⑤,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⑥;俭故能广⑦;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⑧。今舍慈且⑨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⑩,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译文]

天下人能说“我道”伟大,不像任何具体事物的样子。正因为它伟大,所以才不像任何具体的事物。如果它像任何一个具体的事物,那么“道”也就显得很渺小了。我有三件法宝执守而且保全它:第一件叫做慈爱;第二件叫做俭啬;第三件是不敢居于天下人的前面。

有了这柔慈,所以能勇武;有了俭啬,所以能大方;不敢居于天下人之先,所以能成为万物的首长。现在丢弃了柔慈而追求勇武;丢弃了啬俭而追求大方;舍弃退让而求争先,结果是走向死亡。慈爱,用来征战,就能够胜利,用来守卫就能巩固。天要援助谁,就用柔慈来保护他。

[注释]

1、我道大:道即我,我即道。“我”不是老子用作自称之词。

2、似不肖:肖,相似之意。意为不像具体的事物。一说,没有任何东西和我相似。

3、若肖,久矣其细也夫:以上这一段,有学者认为是它章错简。

4、三宝:三件法宝,或三条原则。

5、俭:啬,保守,有而不尽用。

6、慈故能勇:仁慈所以能勇武。

7、俭故能广:俭啬所以能大方。

8、器长:器,指万物。万物的首长。

9、且:取。

10、以战则胜:一本作“以阵则亡”。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

久矣其细,犹曰其细久矣。肖则失其所以为大矣,故夫曰:若肖,久矣其细也。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

夫慈,以陈则胜,以守则固,故能勇也。

俭故能广,

节俭爱费,天下不匮,故能广也。

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唯后外其身,为物所归,然后乃能立成器,为天下利,为物之长也。

今舍慈且勇,

且犹取也。

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

相恳而不避於难,故正也。

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

夫道礦然無形,頹然無名,充遍萬物,而與物無一相似,此其所以為大也。若似於物,則亦一物矣,而何足大哉?

我有三寶,保而持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道以不似物為大,故其運而為德則亦悶然,以鈍為利,以退為進,不合於世俗。今夫世俗貴勇敢,尚廣大,夸進銳,而吾之所寶則慈忍儉約康退。此三者,皆世之所謂不肖者也。

夫慈故能勇,

世以勇次為賢,而以慈忍為不及事,不知勇次之易挫,而慈忍之不可勝,其終必至於勇也。

儉故能廣,

世以廣大蓋物,而以檢約為陋,不知廣大之易窮,而儉約之易足,其終必至於廣也。

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世以進銳為能,而以不敢先為恥,不知進銳之多惡於人,而不敢先之樂推於世,其終卒為器長也。蓋樸散而為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自樸成器,始有屬有長矣。

今捨其慈,且勇;捨其儉,且廣;捨其後,且先,死矣。

勇、廣、先三者,人之所共疾也。為衆所疾,故常近於死。

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以慈御物,物之愛之如己父母,雖為之效死而不辭,故可以戰,可以守。天之將救是人也,則開其心志,使之無所不慈,無所不慈,則物皆為之衛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