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为什么犹太人在美国不受歧视

时间:2020-02-19编辑:梓岚

近代的欧洲,尤其是二战时期的欧洲,犹太人饱受歧视,甚至被希特勒大肆屠杀,而在美国,犹太人却风生水起,那是什么原因呢?可能有以下4个原因:

第一、美国国家人文结构的多元化。

虽说美欧系出同源,但与欧洲相比,美国在人文和社会结构方面,有着很大的差异性:

欧洲政治上四分五裂,文明体系内部,存在着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

不过,虽然整体而言,欧洲文明内部存在差异性,不过具体到单个国家内部,其人文结构还是相对单纯的。比如英国,主体就是盎格鲁萨克孙,意大利则是拉丁民族。宗教上,法国主要尊奉天主教、英国则是圣公会、希腊则尊奉东正教。

民族国家的单纯人文构成,意味着该国政治权力自然而然,会服务于自己主体族群的利益。鉴于犹太人的民族性、宗教性与各国主流族群差异极大,这样一个独立性强的边缘少数民族,自然要遭到打压。

但美国不同。美国是移民国家,人文结构十分复杂。尽管美国最早是由来自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创立,不过他们人数有限,连相对多数都占不到。而除了英裔,德裔、法裔、爱尔兰裔、意裔、俄裔等等,但凡在欧洲叫得响的民族,在美国都有足够的直接血脉。此外,黑人、拉美人、还有亚裔,阿拉伯裔,也都有一定规模。

族群和人文结构的多元化,其带来的后果便是美国文明体系非常松散,尽管整体而言,美国仍由英式文化占主流,但这种主导的力度非常微弱,不足以保证绝对统治地位。故而,美国要想保证国家结构的完整统一,文明体系上就需要有非常强的包容性——这就给了犹太人充足的生存空间。

第二、美国地缘格局的孤立。

世所公知,亚欧大陆是这个星球上最主要的地缘板块,几千年来,差不多所有的主要地缘势力,都扎根于亚欧大陆。

可美国是个例外。美国孤悬西半球,美洲板块的其它国家,不管是地缘实力和现实国力,都跟美国差了好几个层级。这样的地缘格局,使得美国得以游离于列强纷争之外,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提供了天然保护。

这对犹太人来说是个重大利好。在之前的《地缘政治:欧洲为什么歧视犹太人》一节中,云石君曾介绍到,19世纪下半夜,欧洲列强相继迈入帝国时代,彼此间冲突加剧,战争阴云密布。

欧洲列强本土面积普遍有限,而且彼此间地缘关系十分紧密,一旦爆发大规模战争,其之惨烈可想而知;特别是人类进入工业文明后,战争的消耗乃至破坏力都远朝传统农耕时代。因此如果欧洲爆发内战,失败者不仅会元气丧尽,甚至亡国灭种都有可能。

欧洲内战迫在眉睫。各国想要取胜,都需要投入大量资源;而万一战败,后果又无法承受。故而,随着战争阴云的逼近,欧洲各国都想方设法的内部挖潜——说通俗点就是刮地皮,将国家资源最大程度的投入到战备中。投入备战。

既然是刮地皮,那犹太人就倒了霉。犹太人经商为主,有的是钱,但又是边缘少数民族,没政治地位——这当然是最合适的搜刮对象!

这便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欧洲排犹思潮愈演愈烈的根源。尤其是一战失败后的德国,元气大伤,殖民地也被剥夺,而德国本土资源相对有限。希特勒上台后,想用战争重振国运,就只有把德国内部潜力挖掘到极致,如此筹措到最大限度的资源以供军需。这种情况下,德国,以及德占区的犹太人,就成为洗劫对象。

而美国不一样。美国有九百万平方公里领土,算得上是地大物博;而且美国孤悬西半球,太平洋和大西洋,隔绝了将亚欧大陆的纷纷扰扰,为美国提供了天然地缘屏障。

特殊的地缘格局,意味着美国国家安全是有很强保障的。就算它要对外拓展,凭着自家的巨大体量和工业规模,也可以筹集到充足的资源以供军需,实在犯不着干刮地皮这种杀鸡取卵的买卖——所以没必要在犹太人身上打鬼主意。

第三、美国地缘实力变现的需要。

美国建国后,便大力开疆拓土,区区百年,便取得了800万平方千米的广袤土地。凭着这份体量,美国获得了成为一流世界大国的地缘潜力。

但是地缘潜力不同于现实国力。要想将其变现,美国还需要对他们它们进行开发利用。

既然说到国土开发,那就离不开两个基本条件——钱和人。

800多万平方公里,单凭那几个英国移民肯定是不够的,就算欧洲移民全算上,依然不敷所需。所以,美国只能放宽标准,只要是人,管你拉美裔、黑人,甚至亚洲黄种人,美国都照单全收。

既然连被当时的白人视作贱民的有色人种都可以要,那同样是白人,文化上也更加接近(至少基督教和犹太教是系出同源)的犹太人,就更不用说了。何况犹太人那里,还握着美国亟需的另一种资源——钱

开发800多万土地,其之耗费可想而知。如果光靠美国人自己埋头苦干,天晓得得多少代人,才可以攒出这么多钱来。因此,那帮穷的就剩下钱的欧洲犹太人,就成为美国人眼中的的心头最爱。

基于对人和钱的双重渴求,美国不仅不排犹,反而对他们大加欢迎。

总而言之,利益才是一切社会行为的原始驱动力。美欧的不同处境,决定了他们在维护国家利益方面的不同思维。犹太人在美欧所受的截然相反待遇,也源自于此。

第四、美国的资本型国家特质

尽管美国不排忧,尽管美国需要犹太人的钱,但如果单就于此的话,还不足以确保这个边缘族群在美国取得如此成就。作为一个百万人口级的边缘族群,犹太人之所以能够站到美国族群金字塔的最顶峰,最关键的原因是:美国是最经典的资本型国家,资本权力在国家的权力架构中处于核心位置,至于其它的像政治权力、宗教权力这些,他们的能量都屈居资本权力之下。

这方面,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居然是一个游离于政治权力掌控之外的独立私人机构。

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的资本权力就凌驾于政治、宗教权力之上了。只是,美国资本权力,可以不受政治权力控制,甚至它的实际效能,在许多时候还强过政治权力——比如美联储的政策,还有华尔街的资本导向,能够重度影响美国、甚至世界经济的运转。而白宫若离开了美联储和华尔街的支持,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美国之所以会成为资本型帝国,云石君会在之后的《地缘政治:美国系列》中详细分析(其实跟美国的地缘和人文结构有莫大关联)。而这种资本主导机制的存在,让作为资本掌控者的犹太人,成为最大受益者。犹太人在资本方面的强势地位,甚至让政治权力都忌惮三分——白宫对美国犹太势力的百般迁就,就是最好的证明。

国家人文结构的多样性、地缘格局的孤立、地缘实力变现所需,以及资本型国家的特质,这四个原因,共同铸就了犹太人在美国的辉煌。而这种辉煌,也随着美国影响力的扩散,进而传遍全世界,犹太人由此一扫两千年的晦气,在全世界范围内,将自己包装成一个精英味十足的“优等民族”。

而犹太人在美国如日中天的同时,在亚欧大陆,他们也掀起了一场犹太复国主义浪潮。在犹太人的齐心协力下,“以色列”,这个从地球上消失了两千年之久的国家,居然奇迹般的复活!

现在终于明白犹太人为什么在欧洲面临绝境,在美国如此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