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美国黑人面临哪些问题?为什么民族歧视这么严重!

时间:2018-10-29 09:50:45编辑:浮泊凉

众所周知,1861~1865年美国内战使美国的黑人奴隶得到了解放。但摆脱了奴隶身份,并不意味着美国已解决了种族歧视问题。从那以后到20世纪中,这一直是美国国内的一个烂疮疤。内战后,南部一些州的黑人地位其实没有多大改善,黑人虽然取得了人身自由,名义上成了公民,但一些州的法律以各种形式剥夺他们的选举权。

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组织特别是臭名昭著的“三K党”到处残杀富有斗争精神的黑人群众。这个党有上万名党徒,遍布全国各地。他们身穿长袍,戴着白面罩,凶神恶煞般呼啸而来,烧毁黑人房屋,杀死黑人,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并把血肉模糊的尸体吊在树上,惨不忍睹。仅1866年一年,被他们杀死的黑人就有上百甚至上千。他们连白人废奴主义者也不放过。

1871年4月20日,美国国会通过《三K党法案》,宣布秘密的恐怖组织活动是反对合众国的叛乱,此后这个党才受到武力打击,整个事态稍有好转。不过长期以来,它暗地里仍继续活动,干了大量伤天害理之事。

黑人群众刚刚获得解放时,不仅关心他们在政治上的平等,也非常关心社会地位方面的平等。在南方各州,他们在人行道上不给白人让路,有的黑人还穿着白人绅士的服装,手牵着猎狗在大街上散步;有的要求在白人聚集的餐厅用餐,或者进入白人的车厢。这些都是白人种族主义者所不能容忍的事情。

4cf7b28734aa1e355e9861e2ce8a446d.jpg

1875年,田纳西州通过法令,规定在火车上和其他公共交通车辆上实行种族隔离,这是美国在州的法律上第一次规定了种族隔离制度。1881年,该州又通过法令,规定在火车客运中专设黑人车厢,不准黑人和白人共用车厢。黑人车厢设备简陋,拥挤、肮脏,没有服务人员。南部其他各州也通过了类似的法律条文。这些州还在学校中实行种族隔离,并把这种隔离推行到所有的公共场所,包括教堂、图书馆、公园、河湖的渡口。

1896年,联邦最高法院在“普莱塞诉弗格森案”的判决书中,认为这符合“隔离但平等”的原则,从而使这种隔离合法化。内战结束后黑人一度得到的选举权也渐渐被剥夺,所用的方法千奇百怪,最常见的就是文化测验和宪法知识测验。

总之,19世纪末的几十年间,对美国黑人来说,存在一个刚刚得到的表面上的平等渐渐被剥夺的过程。黑人的斗争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这些斗争形式多样,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运动,从较激进的到很温和的都有。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出现了两个著名的人物。

一个是布克·华盛顿(1856~1915),他原是弗吉尼亚种植园的一个奴隶,获得解放后读过大学。他发起的“塔斯克基运动”,可以说是一场温和的黑人自救运动。这个运动不触及黑人的政治权利问题,甚至尽可能避开种族隔离的现实,而是认为只要改变了黑人的愚昧和无能状况,就能改善黑人的处境。由此他强调对黑人进行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并在亚拉巴马州塔斯克基城开办塔斯克基工业学院。

239e273fab04e016f586d80b72391e01.jpg

他的主张是:“一个人只要能做一点世界上需要做的事情,终究会腾达起来,不论他属于哪一个种族。”这种主张虽受到激进派的批判,对黑人的民权运动有消极影响,但这场运动也帮助黑人做了许多踏踏实实的事情,所以在黑人中颇受欢迎。如帮助黑人掌握农业技术、工业技能,加强他们自食其力的决心。一些黑人还成了企业家。1900年他在波士顿开会,成立了“全国黑人企业联盟”,被选为该联盟主席,运动也由此达到高潮。不过,这场运动不可能缓解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者私刑拷打黑人之类的严重问题。

另一个是杜波依斯(1868~1963),他出生在马萨诸塞州一个自由黑人家庭,1895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是该校的第一位黑人博士。1903年他出版《黑人的灵魂》,书中肯定了黑人应该自力更生的思想。但他批评布克·华盛顿的纲领,指出正在塔斯克基运动影响扩大之时,种族隔离和黑人被剥夺选举权的状况却在加剧,可见黑人的问题不能只从黑人本身找原因,靠向种族主义者“阿谀奉承”是不可能得到公正结果的,必须与种族压迫、种族歧视作斗争。

为贯彻自己的主张,他发起了尼亚加拉运动,强调黑人必须进行争取政治权利的斗争,否则无法制止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歧视和摧残。他反对单纯搞职业教育,认为这样等于放弃了政治斗争。为此,他强调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重要性,因为这对唤醒黑人的政治意识有好处。

杜波依斯的观点在黑人青年知识分子中影响很大。1905年,他与一批黑人领导人在尼亚加拉瀑布附近举行会议,发表了《政策宣言》,严厉谴责种族暴行,反对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要求黑人团结起来为自己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平等权利而斗争。杜波依斯在这次会议上当选为总干事。

这就是通常讲的尼亚加拉运动,是20世纪初一个黑人的激进派别,但不是一个主张暴力的派别。它的群众基础也不够宽广,没有超出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范围,所以这场运动前后也就持续了十来年时间。不过它使黑人群众看到了放弃政治斗争、一味追求容忍退让的局限性和危险性。

f495be7dfca1d053c1e061bbf135f7ef.jpg

20世纪上半叶,有两个美国总统在黑人问题上做了不少工作。一个是富兰克林·罗斯福(1933~1945任总统),一个是杜鲁门(1945~1953任总统)。罗斯福任命了第一批黑人为联邦法官,他任内共有100多名黑人被任命为联邦政府高级官员。在“新政”时期,美国黑人的处境得到了较为明显的改善。

1934年,伊利诺伊州议会在黑人议员的努力下通过法案,禁止在本州的公共场所实行种族歧视。1939年,黑人女歌手玛丽·安德森获准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举行独唱音乐会,内政部长伊克斯及一些“新政派”的高级官员出席,表示支持。罗斯福的妻子埃莉诺·罗斯福还亲自深入黑人聚居的纽约哈勒姆区、黑人学校和黑人雇员占绝对多数的公司、企业,调查、了解黑人的生活,邀请全国黑人妇女理事会的成员到白宫喝茶,沟通彼此的想法。黑人的选举权被剥夺的情况在这一时期也有一定的改变。

杜鲁门在黑人问题上比罗斯福做得更多。1946年他任命了一个由白人、黑人共同组成的“高等教育委员会”,调查高等教育的问题。该委员会提出的报告指出,只有消除种族歧视才能把消除整个教育中的不平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该年12月,杜鲁门又发布一项命令,任命了一个“总统民权委员会”。次年该委员会提出的报告认为,黑人除肤色外与其他人种并无实质性的区别。此后几年间,杜鲁门总统发布了一系列命令,试图在一定程度上改变黑人受歧视的情况。

尽管有以上诸多努力,黑人的总体处境仍然相当糟糕。在公共汽车上,前十个座位黑人绝对不能就座。如果一排座位上来了一个白人,就可能使四个黑人失去座位,因为其两旁的四个座位只能空着,黑人不能与白人“平起平坐”。白人司机还经常戏弄黑人乘客,他们要黑人乘客到前面付钱,然后到车后门上车,当黑人乘客从前门走向后门时,司机就突然关上车门把车开走。

一些餐馆只卖给黑人能带走的饭菜,不让他们在餐馆就餐。在许多店铺里,黑人买衣服鞋帽不能试穿,否则白人顾客就再也不来这家店里买东西。但到20世纪50年代,美国国内逐渐形成了关注黑人现状的思潮。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黑人的觉悟也有了空前提高,一个新的以争取种族平等为核心内容的民权运动正在逐渐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