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二战日本是怎么投降的

时间:2018-03-07编辑:梓岚

1945年8月,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引起日本当局及国民的巨大恐慌。加之苏联出兵对其作战,日本政府一度陷入绝境,被迫于8月14日宣布接受美、英、中、苏《波茨坦公告》的条件。

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了投降诏书,但大本营并没有给武装部队下达停战令。因此,日军部队不断进行反攻,不肯放下武器。针对这种情况,苏联最高统帅部命令各个方面军继续进攻。

连续几日激战后,关东军难抵苏军的攻势强大,有组织的抵抗基本上被击溃。

8月17日,关东军总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将向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提出停战建议。这时,关东军司令部才向全军发布停战命令。

到8月19日,中国东北大部分地区和朝鲜北部的关东军都停止了抵抗,成千上万的人被俘。

为了加快解除投降的日军武装和接收俘虏,防止破坏工业企业和其他重要设施,不让日本人把贵重物资运走,苏军在中国东北、朝鲜、南库页岛和千岛群岛的一些大城市都实行了空降。

三个方面军的部队于8月20日在东北中心地区会师,解放了中国的哈尔滨、吉林、长春、沈阳等大城市和工业区。

8月23日苏军占领辽阳、旅顺,24日占领大连。

至此,整个内蒙古和东北完全获得解放。

在苏联出兵对日作战的大好形势下,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指出“最后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来了”,号召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同苏军和其他同盟国军队一道,向日伪军发起全面进攻。

8月10日至11日,中国解放区抗日武装力量总司令朱德,连续发布7道进军命令:令解放区的所有抗日部队向一切日伪军占领的交通要道举行进攻,迫使其无条件投降;如遇拒绝缴械投降者,即予以坚决消灭;对收复之各城镇实行军事管制,维持秩序,保护人民。

8月10日,蒋介石下达3道命令。

一是令解放区军队就地“驻防待命”,不得向日伪军“擅自行动”;二是令国民党军部队“加紧作战”“勿稍松懈”;三是令日伪军“切实负责维持地方治安”。

13日,朱德、彭德怀致电蒋介石坚决拒绝其要解放区军队“驻防待命”的错误命令。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投降。

同日,朱德命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及其所指挥下的一切部队投降。

16日,朱德再次致电蒋介石要他收回错误命令。

这时,解放区军民在延安总部的统一指挥下,已在华北、华中、华南和东北各个战场上以迅猛之势向日伪军展开了全面进攻。

在这个时期,蒋介石的军队在美国的大力支援下,很快进抵武汉、太原、天津、徐州、上海、杭州、南昌、长沙、广州等地,接受日寇投降。

1945年9月9日,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在南京签署了投降书,向中国战区最高司令的代表何应钦上将投降。

10月25日上午,台湾、澎湖地区日军投降仪式在台北公会堂(现名中山堂)举行。

我国受降官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陈仪等人先在受降席就座。

然后,日本驻台湾总督兼第10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大将等5人,由中方人员领入会场。

安藤等向中国代表脱帽鞠躬行礼后,即将所佩军刀解下,呈递给中国代表,以示台湾日军缴械投降。

安藤大将双手颤抖,捧着《降书》仔细阅读,然后用毛笔签名并加盖私章,随即呈递给陈仪签名盖章。

这样,日本侵略者对台湾50年的血腥统治正式宣告结束,台湾和澎湖地区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1945年春夏,遭受日本侵略者蹂躏的亚洲各国人民,纷纷举行起义和反攻,配合同盟国军队,打击日本法西斯。

8月8日,苏联宣布出兵对日作战后,金日成将军领导的朝鲜人民革命军便决定对日寇发起大反攻,配合苏军进行战斗,解放了朝鲜北部,为以后建立朝鲜主义人民共和国创造了条件。

在越南,1945年春夏,以胡志明为主席的共产党展开了广泛的活动,扩大根据地,建立各级民族解放委员会,成立越南解放军。于8月19日,全国举行总起义。

到8月下旬,越南人民不仅制服了日本法西斯,而且推翻了近百年帝国主义统治和上千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

9月2日,胡志明主席在巴亭广场召开群众大会,在50万父老乡亲面前宣告越南共和国成立了。

根据同盟国达成的协议,北纬16度以南的日军向英国军队投降;16度以北的日军向中国军队投降。

9月28日,中国第一方面军司令官卢汉将军在河内举行的隆重仪式上,接受了日本司令官土桥勇逸签署的投降书。

在缅甸,1945年三四月间的敏铁拉战役和曼德勒战役之后,特别是5月初缅甸国民军和英印军队收复首都仰光之后,在缅甸的日本侵略军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纷纷作鸟兽散。

日本第15军司令部以及第15、53、56师团退到泰国;第55师团退到越南;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木村兵太郎带领第31师团退到马来西亚。

后来这些残兵败将分别在上述各地向盟军缴械投降。

在菲律宾,日本第14方面军残部退守布洛山周围,苟延残喘。

8月21日收到南方军关于停战的命令,方面军司令官山下奉文大将携同参谋长武藤章中将下山,9月3日在碧瑶向美军投降。

在印尼,日本占领后期,印尼人民抗日斗争进一步发展。

1945年5月,“卫国军”的一个营举行武装起义,击毙日本军官25名。日本占领者被迫加快了上演“独立”丑剧的步伐。8月7日,他们宣布成立“独立筹备委员会”。

8月11日,日本南方军总司令寺内寿一在西贡召见民族主义领导人苏加诺等人,计划于18日召开“独立筹委会”第一次会议。

但出乎殖民主义者的预料,8月15日,日本天皇颁布“终战诏书”。

经过抗日团体和苏加诺的协商,1945年8月17日,印尼各界代表终于正式宣布印度尼西亚独立,并立即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

由于亚洲各国人民的长期抗日斗争,特别是1945年8月前后的大反攻,日本侵略者陷于四面楚歌、处处挨打的被动局面。

他们奴役亚洲人民的“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完全破灭了,只好缴械投降。

从8月9日到14日,日本连续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和内阁全体会议,讨论投降或继续作战问题。

主和派认为,只要能维护天皇制度,日本民族就有复兴之日,因此就能接受《波茨坦公告》。外相还提出了日本政府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诸条件的议案。

但主战派坚决反对。两派争论不休,最后只好召开御前会议,请天皇圣断。

8月14日上午10时50分,御前会议于皇宫防空洞举行。

铃木首相首先向天皇上奏近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和内阁会议情况,并说在阁议中,赞成外相议案的约占八成,但尚未获得一致通过。

首相发言后,主和派声泪俱下,“恳请陛下准予再照会”,希望同盟国同意维护天皇制度。如果不允许,那就只有继续战争,死里求生。

这时会场上一片沉寂,气氛凄惨。

最后天皇裕仁发言:“我的异乎寻常的决心没有变,是根据内外形势、国内情况和彼我双方的国力和战力来判断的。如果继续战争,无论国体或国家的将来都会消失,就是母子都会丢掉。如果现在停战,可以留下将来发展的基础……希赞成此意。”

裕仁讲话后,铃木首相上奏:当即起草终战诏书。

日本政府根据这次御前会议的决定,赶忙拟就了一份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的诏书,以及向反法西斯同盟国发出的日本最后接受《波茨坦公告》的电报稿。

从这时起到9月上、中旬止,散布在远东、南亚各国、南洋地区和太平洋诸岛的330多万日本军队,陆续在各地分别向同盟国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