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赵雍饿死沙丘:计划“一国两主”的悲剧

时间:2017-10-22编辑:历史狂流

事情继续在恶化,有一次,他想看看大臣对年轻君主的态度,就让赵何在朝廷独自召见群臣处理政事,自己则在一旁窥视群臣和宗室贵族对国王的礼仪。

窥视之下,他非常满意又非常伤感。满意的是, 众臣与宗室贵族对这位小国王都很尊敬;伤感的是,他看到长子赵章垂头丧气地屈服于其弟之下,虽然没有一丝恼恨,但那么大一个人,居然要给比自己小出许多岁的弟弟鞠躬行礼。

无论如何,这都不能让好父亲赵雍安心定神,视若无睹。他难过了,突然觉得对不起大儿子。

于是,有一天,他找到赵章,在一阵嘘寒问暖后,终于把泪流了下来。并且,他想了一个让大儿子也很高兴的办法。

第二天,他找来他的另一个儿子赵胜和相国肥义,把自己要把赵国一分为二、赵章与赵何同称王的想法说给了两人听。

肥相国有点儿恼,生气地说道:“原太子已经废掉,新王已经即位,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田地,主父您就应努力来维持这种关系,您不能把国家当成土豆,说分就分啊!”

赵胜也跟父亲说:“父亲当初废太子章就已经错了,您现在还想一错再错吗?”

赵雍糊涂了,就想一错再错下去。这位在军事上创造了无数功勋的“太上皇”错误地将一国的军事当成了整个国家的政治,他愚蠢地认为控制了国家的军队就控制了一切,这是绝对错误的。

就在这一年,也就是赵章被封到代地称安阳君的公元前295年, 赵雍“一国两王”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关系着赵国百年命运和赵雍本人命运的事件就发生了。

公元前295年,主父赵雍让国君赵何和安阳君赵章陪他到沙丘游览。事实上,这是赵雍一次有目的的游览。他是想通过这次游玩的机会实现他“一国两王”的计划。

既然在朝堂上有大臣反对,那他就把这一计划放到朝堂外来讲。旅游的作用不仅仅是休养身体与放松心情,还是许多政客解决一些棘手问题的最佳方式。

当时,赵雍与赵何的行宫相距四里,而赵章的行宫正在两人行宫的中间。在这段时间里,赵雍经常和赵章在一起,所谈内容虽然历史没有记载,但赵章肯定从父亲的言语中得出一个信息:自己的好曰子可能要来了。

但是,他的等待并没有等到结果。因为就在一天晚上,他的智囊田不礼向他提出了不需要等待下去的建议。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自信认为,这一次是杀掉赵何的天賜良机。他们的想法完全正确,因为是出来旅游,三方都没有带多少军队,谁要对谁先下手,都有取胜的把握。

田不礼,这位一心想要恢复贵族特权的齐国人积极非常,他说: “赵何那小子,远离首都,他行宫守卫的力量,十分薄弱,不堪一击,”

赵章不想太鲁莽,提出了心中的疑惑,道:“他的守卫虽然很少,但我们的人也不多,一旦打起来,如果不能成功,我们就完蛋了。”

但田不礼已经疯了,他丧失了最基本的聪明与理智。他那天晚上的唯一目的就是杀掉赵何,只有杀掉赵何,才能拥赵章为王:赵章若为王,他必是相国。“我们可假传太上皇(主父)的命令,声称有紧急事故,召唤赵何觐见,赵何必然经过我们营地,我们就伏兵截击,一刀杀掉。”

赵章听了谋士的话,冷汗直冒,如果计划一旦成功,他杀掉的不仅是自己的弟弟,还是一国之君,他发抖:“杀掉国王,如何善后?”

田不礼回答:“只要杀掉赵何,再多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届时再假传太上皇旨意,号召军队。那时候你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谁敢违抗?”

如果单从田不礼的话来看,有理有据,绝对可行。赵章并不聪明,但也不傻,他知道这是他翻身的唯一机会。于是,他同意了田不礼的方案。

但是,他们只做到了知己,却没有做到知彼。当两人派出假冒太上皇赵雍的使者到达赵何的行宫传假消息时,侍卫官高信想起了相国肥义告诫过自己的话:任何宣召国王的命令,都要先报他知道。

他立即找到肥义,说:“主父那边派人来说,主父得了重病,要国王赶紧过去。”

肥义警觉起来:“怎么可能?太上皇御体一向康健,而奇怪的是恰恰深更半夜发病呢?这件事有点儿蹊跷,必须慎重。”

于是他来见国君赵何,把主父得重病的事说了一遍。赵何就要去看。

12共 2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