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靳准为什么会叛乱

时间:2020-08-10编辑:历史君

  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平叛有功的靳准当上大司空后,仍不满足,又想除掉前面的绊脚石。于是靳准故伎重演,再次向刘粲吹风,诬陷说群臣想拥立大司马刘骥来取代他,结果这次刘粲没听(看来刘粲也不是没有一点分析能力,先前听靳准的,也是应了他自己的心思)。靳准不得不下猛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搬出来。俩女儿此时一个是皇太后,一个是皇后(此皇后并非靳月光,而是靳准的另一个女儿),都是刘粲的床上客,很有接触领导的时间,献言献策的机会自然就多。

  于是“二靳承间言之”(《晋书》),每天在刘粲耳边唠叨。人都是这样,谁也别说谁的辨别能力有多强。拿破仑不是说过吗,真理就是谎话重复一千遍。你耳边老是听到这个人的不好,你还会认为他好呀!大脑皮层早就形成条件反射了,靳准先前利用的也就是这一点。这也就是那些整天在领导面前奏本的小人屡屡得手的不二法宝。对这种人你还真没别的办法,搁我这暴脾气,甭废话,抡起板砖拍他个半死,肯定老实。不过你说这是为民除害了吧,还要付法律责任,想想还真挺挠头的。

  枕边风很是凑效,刘粲毫无悬念的中招,开始了血腥清洗,将太宰、太师、大司马、大司徒、车骑大将军、吴王齐王什么的全杀了。拌脚石没了,靳准也得到了进一步的重用,拜为大将军、录尚书事,“军国之事一决于准”。终于将朝政大权牢牢控制在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便有些蹊跷了。手握大权的靳准不久发动兵变,不但废杀刘粲,将“刘氏男女无少长皆斩于东市”,杀的一个不剩不算,还“发掘元海、聪墓,焚烧其宗庙”。当时情形可谓恐怖之极,“鬼大哭,声闻百里”(《晋书》),熬是渗人。

  靳准之乱最终被刘曜平息,流血惨案又再次上演。就像靳准杀刘氏一族一样,刘曜也是将“靳氏男女无少长皆杀之”(《晋书》)。刘渊建立的汉国,也伴随着这几次大屠杀最终趋于灭亡。取代它的是两个赵国:刘曜在长安建立前赵,石勒在襄国(今河北邢台)建立后赵。

  靳准为什么发动叛乱?目的是什么?确实很让人费解。如果单纯为了权力,当时情况已是“军国之事一决于准”。刘粲又是个整日“荒耽酒色,游宴后庭”(《晋书》)的主,基本就是个摆设,杀掉他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况且靳准还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因为当时的相国刘曜和大将军石勒都领兵在外,未必会服从于他。事实上,靳准最终也是毁灭于二位之手。

  若说靳准想篡位当皇帝,也有可能。但即便这样,以他两次耍阴谋升迁的事实来看,靳准应该是很讲方法很讲策略的人,做事不会太露骨。杀掉刘氏族人,这个可以理解,为的是斩草除根。但连刘家的祖坟都刨了,这就有些蹊跷了。如果不是恨到了极点,决然不会干出这等事来。而这种愤恨从哪里来?的确让人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