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羊献容:五废六立两朝为后的奇女子

时间:2020-01-14 17:35:39编辑:鹤行长川

羊献容是晋朝时期晋惠帝司马衷的第二位皇后,出身于世家大族。羊献容的祖父以及父亲都是当时朝中的显赫的重臣,她亦生得娇艳可人。为何前后被废了五次呢?

公元300年,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好权乱政,竟把阻碍她夺权的太子司马遹给诛杀了。结果,野心勃勃的司马伦找到起兵的机会,在毒死贾南风后,掌控了朝中军政大权。

由于羊献容的外祖父和司马伦的宠臣孙秀同族,私交极厚。因此,在孙秀的推荐下,司马伦把羊献容立为晋惠帝的第二个皇后,以达到控制晋惠帝后宫的目的。

不过,比起贾南风曾经在朝中呼风唤寸的威风,羊献容的命运,别提有多悲惨了。不久,司马伦搞了一出“禅让”的大戏,让晋惠帝做了“太上皇”,而他则坐上了皇帝之位。

司马伦的行为,自然让各路诸侯不服。于是齐王司马冏联合其他诸侯王,发兵攻打洛阳,司马伦兵败,只得宣布退位。在司马冏的支持下,晋惠帝得以复辟,羊献容好歹还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但是宗室之乱还在升级,诸侯王之间你争我夺,因此羊献容的命运,也起起落落。

羊献容第一次被废,是在304年2月,当时长沙王司马乂战败后,成都王司马颖上表,将羊献容废为庶人,并把她幽禁在金镛城。

同年7月,东海王司马跃起兵讨伐司马颖,司马颖兵败被废后,羊献容得以复立为皇后。

河间王司马颙的部将张方迅疾率兵攻进洛阳,尚未恢复元气的司马跃不敌,于是晋惠帝又落到张方的手中。张方为了胁迫晋惠帝迁都长安,断然废掉了才恢复皇后之位不久的羊献容,并再次把她幽禁在了金镛城。

待晋惠帝迁都后,张方在自封中领军、录尚书事和京兆太守等军政重职,掌握了朝政大权后,这才又恢复了羊献容的皇后之位。

公元305年,张方再次废掉了羊献容的皇后之位。

同年,立节将军周权打败了张方,于是羊献容得以复位。

仅一个月不到,洛阳县令何乔又打败了周权,于是羊献容再次被废。

司马颙尽管让晋惠帝封他做了太宰,但他却从羊献容的几次废立中,意识到这个女人由于出身高贵,因此才会不断有人帮助她恢复皇后之位,所以司马颙为了消除隐患,以晋惠帝的名义下了诏书,说羊献容为奸人多次所立,应该处死。

然而,大臣们都非常同情羊献容的遭遇,不光迟迟不忍下手,司隶校尉刘暾与尚书仆射荀藩、河南尹周馥等人还冒死谏言,替羊献容求情。

司马颙勃然大怒,于是,将这些替羊献容求情的人抓捕入狱。这样一来,事情闹得很大,在舆论的帮助下,羊献容才逃过一劫。

公元306年,对司马颙不满的司马越,联合诸侯王们再次讨伐他。攻陷长安后,司马越迎回晋惠帝,羊献容也得以恢复皇后之位。

可是,平稳的生活不到一年,晋惠帝却被毒杀了。紧接着晋惠帝的弟弟司马炽继承帝位,羊献容被司马炽尊为惠帝皇后,并把她移居弘训宫中,从此她幽居深宫,再也没有人注意她的存在了。

但是,羊献容的命运并未因此停顿。

历时16年的“八王之乱”不仅把晋朝摧残得国力大损,彼此也大伤元气。匈奴、鲜卑等少数民族见有机可趁,于是纷纷攻入中原。

公元311年,前赵将领刘曜率兵攻陷洛阳,司马炽被俘。身居深宫的羊献容却因姿色过人,被刘曜占为己有,并对她宠爱之极。

公元318年,前赵发生靳准之乱,刘曜率兵平定后,夺得了帝位,次年便将羊献容封为皇后。

有一次,刘曜问羊献容:“吾何如司马家儿?”

羊献容说:“胡可并言?陛下开基之圣主,彼亡国之暗夫,有一妇一子及身三耳,不能庇之。贵为帝王,而妻子辱于凡庶之手。遣妾尔时实不思生,何图复有今日。妾生于高门,常谓世间男子皆然。自奉巾栉以来,始知天下有丈夫耳。”

羊献容的意思是说,这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陛下是开国之明君,他是亡国的昏君。他虽有老婆孩子,可是他不光庇佑不了我们,就连他自己他也无法庇佑。我那时候虽说贵为皇后,可是却屡受凡夫俗子们的羞辱。我都不想活了,谁知道会有今天呢!我生于名门贵族,以为世间男子不过如此,但自从侍奉陛下后,才知道天下还真是有伟丈夫。

这番话的确是羊献容的肺腑之言,刘曜听后大为感动,从此愈发宠爱她,并将羊献容所生的儿子立为太子。

公元322年,备受宠爱的羊献容走完了她一波三折的人生,刘曜在悲痛中厚葬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