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刘邦建立汉朝的过程是怎样的 怎么样削平割据的?

时间:2018-10-18 19:00:00编辑:文二

彭城大战的时候,项羽捉获了刘太公和吕雉。广武对峙,他就绑起刘太公来要挟刘邦,说:“你不出来,我就烹了刘太公。”刘邦回答说:“我与你都曾是义帝的臣子,约为兄弟,我父亲就是你父亲,你如果想要烹了自己的父亲,那就请分我一杯羹吧。”

如此言语,突显了刘邦的流氓嘴脸,然而天下无敌的项羽,偏偏就对这个流氓毫无办法。争权夺利的斗争中,温文尔雅的形象是毫无作用的,刘邦的忍耐终于换来了丰硕的成果。项羽无计可施,他做不来干脆把刘太公和吕雉杀掉的决绝之事,便于汉王四年(前203)九月放回刘太公、吕雉等人质,和刘邦和谈,约定双方以鸿沟(在荥阳东南)为界,以东属楚,以西属汉。

和约达成,项羽回师东向。刘邦在张良、陈平的劝说下,突然发兵从后追击,杀至固陵(今河南淮扬西北),因为韩信、彭越不来会合,遭到项羽的反击,再次大败。

cec86f01e6ec99e8a8ed23833dc2f62b.jpg

韩信在攻克齐地后,考虑到前此刘邦在修武夺取他的士兵,就要求刘邦封其为假齐王(假是代理的意思)。当时刘邦正在荥阳苦守,闻言大怒,却被张良、陈平暗踹其脚,提醒他不能在此紧要关头失去了有力的盟军。于是刘邦面上转怒为喜,回答说:“大丈夫称王就称真的,当什么假王呀。”遂封韩信为齐王。

固陵之战,韩信等又不来救援,刘邦干脆答应破楚以后,把从陈县以东直到海滨的土地都封给韩信,把睢阳以北直到榖城的土地都封给彭越。十二月,韩、彭及英布、周殷等各路兵马齐集,把项羽团团包围在垓下(今安徽灵壁南)。

刘邦让士兵们全都学习楚国歌曲,整晚不停地演唱,项羽听了大惊失色,以为楚地已尽被占领。他慷慨悲歌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于是告别心爱的美人虞姬,骑上良马乌骓,率精锐800人奋战突围而出。等到渡过淮河,部下只剩了百余人。

最终项羽逃至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边,从者仅二十八骑。乌江亭长驶一叶小舟前来接他,说:“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羽慨叹道:“天要灭亡我,还回去干嘛呢?我当年率八千江东子弟西渡,到今天没有一个能跟我回去,就算江东父老可怜我,仍然以我为王,我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们呢?”

于是把乌骓送给乌江亭长,自己奋勇迎战追来的汉军,又杀百余人,力尽自刎而死。楚汉战争就此结束,西楚灭亡。

次年(前202)正月,诸侯共举刘邦为皇帝,定都洛阳,西汉建立。

项羽虽灭,但此时的刘邦也只是名义上统一了天下而已。包括韩信、彭越等新封诸侯,以及残存的旧诸侯在内,关东大片土地依然独立于中央管辖之外,汉朝实际控制地域还不足三分之一。刘邦所要迎接的,是一个更复杂、更艰难的削平割据的过程。这个过程,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结束。

首先,刘邦先要对付自称用兵“多多益善”的天才军事家韩信。他在称帝之初,就将韩信由齐王改封为楚王,以剥离其牢固的山东根据地。汉高祖六年(前201),刘邦伪游云梦,大会诸侯,趁机捕拿韩信,没收封地,降其为淮阴侯。高祖十一年(前196),又捕杀梁王彭越。

韩信、彭越虽然拥兵自大,却还没来得及真正造反,刘邦所面对的第一拨造反势力来自于北方。高祖五年(前202)七月,燕王臧荼造反,九月汉军平灭臧荼,封卢绾为燕王。不久以后,陈豨、韩王信勾结匈奴单于冒顿(音莫毒),南下进攻太原。高祖七年(前200),刘邦亲率大军攻破韩王信,并杀向代谷(今陕西繁峙西北),希望一举击溃匈奴主力。

e2144f5fe233f98ca2deff04827bb2b5.jpg

冒顿把壮士和肥牛马都藏匿起来,刘邦的侦察人员看到的全是老弱残兵,以及瘦弱的牲畜,于是回报说“匈奴可击”。刘邦得到虚假情报,即率32万大军北伐,他所在的先头部队杀到平城(今山西大同西北)白登,被冒顿40万大军团团围住。刘邦被困整整7日,多亏陈平献计,派人贿赂匈奴阏氏(即王后),阏氏劝冒顿说:“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冒顿这才解围退兵。

刘邦逃出生天,采纳娄敬的建议,与匈奴“和亲”。本来是打算真把大女儿送过去的,可是皇后吕雉死也不肯答应,说:“妾唯太子,一女,奈何弃之匈奴?”刘邦没办法,只好挑选了一名宫女,假冒长公主,送去嫁给冒顿。高祖十二年(前195),燕王卫绾也起而造反,被樊哙打败,逃往匈奴。

第二拨造反势力来自于南方。淮南王英布,因为壮年时曾受秦朝的黥刑(在脸上刺字),也被称为黥布,他被项羽封为九江王,后归刘邦,在南方攻击项羽侧翼,建功颇伟。彭越被杀后,英布害怕同样

的命运也迟早会落到自己头上,于是孤注一掷,掀起反旗。高祖十一年(前196)十月,已届暮年的刘邦亲自率兵南下,讨伐英布。

两位老战友临阵对面,刘邦问英布为什么造反,英布回答说:“欲为帝尔。”刘邦大怒,挥军直进,终于平定叛乱,但他也在战斗中被流矢射中。归师途中,刘邦回到老家沛县,召见故人父老子弟,痛饮了十多天酒。他想起百战功成,英雄暮年,天下虽已基本平定,可是如韩信、英布等一流将才也被自己杀得差不多了,北方匈奴是最大的祸患,将来谁可抵御呢?左思右想,慷慨生哀,这才唱出了著名的《大风歌》。

40634c36d81483afba92edb8ca851a5d.jpg

刘邦回到都城后就一病不起。吕雉延请良医前来给他诊脉,医生说“病可治”,刘邦破口大骂:“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喝退良医,不使治病,遂于高祖十二年(前195)四月,病逝于长乐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