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元稹的历史评价

时间:2019-12-16 14:48:41编辑:弗朗西斯

历史评价

李肇《唐国史补》:“元和以后,诗章学浅切于白居易,学淫靡于元稹。”

李戡有言:“尝痛自元和以来,有元白诗者,纤艳不逞,非庄人雅士,多为其所破坏。流于民间,疏于屏壁,子女父母,交口教授,淫言语,冬寒夏热,入人肌骨,不可除去。”

8c380666e283886b24124509f827346f.jpg

杜牧《唐故平卢军节度巡官陇西李府君墓志铭》:“当时巴蜀江楚间洎长安中少年,递相仿效,竞作新词,自谓元和体诗。”

白居易《酬微之》:“声声丽曲敲寒玉,句句妍辞缀色丝。”《重寄微之诗》云:“诗到元和体变新,自注云:众称元白为千言律,或号元和格”。《余思未尽加为六韵重寄微之》:“制从长庆辞高古。”

《沧浪诗话》:“和韵最害人诗,古人酬唱不次韵,此风始盛于元白皮陆,而本朝诸贤,乃以此斗工,遂至往复有八九和者。”

《唐音审体》卷一五:“要之,元白绝唱,乐府歌行第一;长韵律诗次之;七言四韵又其次也。”

7e5323f55233945b764608ecf837665b.jpg

《旧唐书·白居易传》曰:“元之制策,白之奏议,极文章之壶奥,尽治乱之根。”

王若虚《滹南诗话》:“情致曲尽,入人肝脾。”

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微之以绝代之才华,抒写男女生死离别悲欢之感情,其哀艳缠绵不仅在唐人诗中不多见而影响及于后来之文学者尤巨。”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第九篇《唐之传奇文》中说:“《莺莺传》者,即叙崔、张故事,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