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甲午战争中临阵逃跑的将领是谁

时间:2020-09-09编辑:罗生门橘子

甲午海战之前,清廷曾花费二十余年时间经营海军。就经费方面来讲,清政府投入海军的经费一点也不比当时日本的投入少。来揭秘吧考察得知日本政府从1868年到1894年26年间每年投入海军经费合计白银230万两,只相当于同期清政府对海军经费投入的60%。

就硬件装备方面来讲,北洋舰队的装甲数量和质量都超过了日本联合舰队。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堪称当时亚洲最令人生畏的铁甲堡式军舰,在世界上也处于领先水平。清朝政府正是基于这种力量对比,才毅然对日宣战。

迎战日本时,日本联合舰队有战舰11艘,清廷北洋水师的战舰倒有12艘。没想到甲午一战就一败涂地,兵舰失掉5艘,其余的战舰也多受损伤,中国军队锐气全失。甲午海战的失败,并非偶然,有多种深层次的原因,就在战场上的直接原因来说,北洋水师的舰队不成阵势,以至被日军各个击破,是很重要的一点。那么,究竟是谁在海战中率先逃跑,造成了我国海军无法布阵?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罪人被指定是济远舰管带方伯谦。海战中济远舰累中敌炮,首先挂起表示本舰受重伤不能再战的白旗,后来看见邓世昌的致远舰被击沉后,管带方伯谦产生畏惧心理,率舰逃出阵外,驶回旅顺基地。广甲舰见济远逃跑,也尾随其后撤回,慌乱中触礁搁浅。

济远、广甲的退出,使北洋舰队的阵势出现严重混乱,被日军各个击破,最终导致海战的失败。战后,水师提督丁汝昌向李鸿章报告海战情形,说“济远首先退避,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儆效尤而期振作”。

李鸿章根据丁汝昌的报告上报军机处,请将济远舰管带方伯谦即行正法。军机处依报同意。随即,方伯谦在旅顺被斩首。广甲舰管带吴敬荣则受到“撤职留营”的处分。现在使用的历史教科书,基本上都是这样陈述的。

但是,方伯谦究竟是否海战中逃跑第一人,很早就有人提出疑问,20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个问题更是引起了有关研究人员的关注。

亲历甲午海战的广甲舰管轮卢毓英,在广甲舰触礁搁浅后,搭乘济远舰回到旅顺。他留下一份手稿,题为《卢氏甲午前后杂记》。他陈述说,真正首先逃跑的是他所在的广甲舰,而不是济远舰。

广甲舰原在邓世昌为管带的致远舰的后面,看到致远舰被击沉,顿时“全军胆落,心愈慌乱”,在“未受一炮”的情况下就仓皇逃离战场,慌乱中触樵。而济远舰则是因为首当其冲,迎击既久,炮多炸裂倾倒,无从应敌,才被迫撤出战场的。从时间先后来说,广甲舰远比济远舰逃离得早,从性质来说,广甲舰是临阵脱逃,而济远舰是因为受到重伤不能再战才撤出战列的。

卢氏还分析了丁汝昌把方伯谦作为罪魁祸首的原因。他说,丁汝昌和方伯谦早就在私事上结下了仇怨:一是方、沪同溺一妓,俱欲以金屋贮之。妓以丁年老貌劣,不及方之壮伟,誓愿嫁方”。丁汝昌深恨方伯谦“夺其所好”。这一次,丁汝昌是借机公报私仇。

卢氏还认为,甲午海战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丁汝昌指挥不力造成的。丁为了推卸责任,就把方伯谦当成替罪羊推上了断头台。同时,海战中真正率先逃跑的广甲舰管带吴敬荣,是丁汝昌的同乡心腹,丁汝昌之害死方伯谦,正可遮掩吴敬荣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