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北洋水师殉国将领有哪些

时间:2020-06-23编辑:罗生门橘子

1888年12月17日,北洋海军在刘公岛正式成立,至1890年形成了以“八远”为核心的主力战舰,实力雄踞世界第九,东亚第一的舰队,然而历经黄海大战、威海卫保卫战,数十年的心血付之一炬,北洋海军全军覆没。在甲午战争中,大家对邓世昌撞吉野英勇牺牲的壮举耳熟能详,而对其他殉国的北洋海军高级将领知之不多。下面我们就来介绍一下除邓世昌以外,在海战中殉国的将领。

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

丁汝昌身为北洋海军提督,统领全军,在黄海海战中受伤,仍旧坐镇甲板指挥,激励将士,奋勇杀敌。威海卫保卫战中,日本海陆并进合围了威海卫,丁汝昌拒绝了伊东亨佑的劝降,决心死战到底,表示“吾身已许国”,并将劝降书上交李鸿章,以明心迹。

当日军完全包围威海卫港后,丁汝昌再次毅然回绝日军劝降,只想以慷慨一死尽忠。面对部分官兵想要投降,丁汝昌也断然拒绝,他下令将北洋海军提督印截角作废,服鸦片自杀,以谢国人。时年59岁。

定远舰管带:刘步蟾

黄海海战中,在丁汝昌受伤的情况下,刘步蟾代为指挥。他指挥定远舰英勇作战,“不稍退避”,始终在战场上坚持指挥作战。

威海卫保卫战中,在弹尽粮绝,外援无望,危在旦夕的情况下。刘步蟾仍在奋勇抗敌。此时,北洋舰队内部一些官兵逼迫丁汝昌和刘步蟾率军投降。刘步蟾坚辞拒降,但也已无力回天;为免资敌,他忍痛下令炸沉了由自己在德国监造并一直驾驶的定远舰。当天深夜,处于极度绝望之中的刘步蟾悲愤难禁,服毒自杀,实践了生前“苟丧舰,必自裁”的誓言。时年43岁。

镇远舰管带:林泰曾

镇远舰管带林泰曾乃是林则徐族孙,在黄海海战临战前,林泰曾下令卸除舰上的舢板,以示“舰存与存,舰亡与亡”。战中林泰曾指挥镇远沉着应战,与旗舰定远紧密配合,重创日舰西京丸。与定远顶住了5艘日舰的围攻,并将日本旗舰“松岛”击成重伤,完全丧失了指挥和战斗能力。

在黄海海战结束返回威海时,镇远不慎擦伤,随采取紧急补救措施,但已不堪出海任战。林泰曾以战局方棘时损伤巨舰,极为忧愤自责,遂服毒自尽,时年44岁。“死之日,知与不知,咸为扼腕”。

致远舰管带:邓世昌

致远舰管带邓世昌在黄海海战中,指挥致远舰奋勇作战,在日舰围攻下,邓世昌鼓励全舰官兵道:“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此舰,足以夺其气而成事”,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右舷,决意与敌同归于尽。但是不幸被日军鱼雷击中。邓世昌坠落海中后,其随从以救生圈相救,被他拒绝,并说:“我立志杀敌报国,今死于海,义也,何求生为!”,所养的爱犬“太阳”亦游至其旁,口衔其臂以救,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毅然按犬首入水,自己亦同沉没于波涛之中,与全舰官兵250余人一同壮烈殉国。时年45岁。

经远舰管带:林永升

黄海海战中,在定远、镇远被围攻,超勇、扬威被击沉,致远舰被鱼雷击沉的情况下,管带林永升率领经远舰以一抵四。林永升沉着指挥,“发炮以攻敌,激水以救火,依然井井有条”。激战中,林永升发现有艘日舰受伤,便下令“鼓轮追之,欲击使沉”。但“猝为日舰所环攻,船身碎裂”,林永升亦“中弹破脑而亡”,时年41岁。

超勇号管带:黄建勋,扬威号管带:林履中

超勇号管带黄建勋,扬威号管带林履中在黄海海战中同属于一队,但是超勇、扬威都是十余年以上的老舰,首先就被日军四艘主力舰盯上。在他们的指挥之下,全舰官兵无不誓死作战,但是终究难敌。很快超勇号起火,被烈火焚没。而扬威号被临阵脱逃的济远舰一撞,无法动弹,被敌炮击沉。当时,“左一”鱼雷艇驶至,投长绳相援,林履中与黄建勋推而不就,随波而没,年皆为43岁。时人赞其“见危授命,激烈效忠,其所谓临大节而不可夺者”。

镇远舰署理管带:杨用霖

黄海海战开始,担任镇远舰帮办杨用霖奋然对部下说:“战不必捷,然此海即余死所!”又说:“时至矣!吾将以死报国”。部下振臂高呼:“公死,吾辈何以为生?赴汤蹈火,惟公所命!”海战中,杨用霖协助管带左翼总兵林泰曾,指挥全舰将士奋力鏖战。

林泰曾自尽后,杨用霖继任为镇远管带。在威海卫保卫战中协助丁汝昌、刘步蟾击退日舰8次进攻。在丁汝昌与刘步蟾自尽后,牛昶欲推举杨用霖与日军接洽投降,杨用霖严词拒绝。在刘公岛一片乞降逃生的凄凉气氛里,杨用霖口诵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用手枪自戕。时年4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