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探秘:方志敏妻子缪敏的传奇人生

时间:2017-02-06 13:16:17编辑:历史狂流

方志敏江西人,我国伟大的无产革命先行者。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方志敏同志的妻子缪敏的传奇人生,一起来看看吧。

“敏”字绽放爱情花

缪敏,原名缪细,曾化名李祥贞、宋大妹,1909年11月4日生于江西省弋阳县葛溪乡缪家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26年秋,在老师的资助下,缪敏考入南昌女子职业学校预科班。1927年3月,她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她被校长、“AB团”骨干分子曾华英以“赤化分子”的罪名开除学籍。后来,她经团组织推荐,到中共江西省委一个秘密机关从事交通员工作。期间,经邵式平、胡德兰夫妇介绍,她认识了时任江西省农委书记、省农民协会秘书长的方志敏,并很快由对方志敏的崇敬发展到爱恋。方志敏对这位时年18岁、浑身充满革命朝气的姑娘也很满意,他对缪细说:“我赠你一个‘敏’字,作为订婚礼物吧!”自此,缪细改名缪敏。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时任全国农民协会秘书长的彭湃来江西视察工作,得知眼前的方志敏、缪敏两人相爱却迟迟未婚的情况,便笑着对方志敏说:“共产党人又不是和尚,就让我做个证婚人吧!”于是,在1927年6月上旬的一个晚上,方志敏和缪敏在秘密机关二楼举行了婚礼,彭湃和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罗亦农等人用清茶祝福他们。彭湃还赠送了一副对联:“拥护中央政策,方缪奋斗到底;加强农运工作,准备流血牺牲。”方志敏赠送了一支金笔给缪敏,希望她努力学习文化。

结婚3天后,方志敏被派到赣西开展农运工作。方志敏当时化名李祥松,他为缪敏取名李祥贞,两人以兄妹相称,作为以后秘密通信的联络用名。

两次炼狱意志坚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缪敏被党组织派往设在鄱阳县城隍庙街2号的赣北特委秘密机关工作。她用李祥贞的名字扮作佣人,认房东柳兰娇为干娘,以此掩护开展工作。这年11月的一天深夜,正当特委举行重要会议时,由于叛徒告密,特委机关被敌人包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担任警戒的缪敏迅速销毁文件,并发出暗号,使前来开会的省委特派员刘士奇和军事部长胡烈等脱险,但特委书记林修杰、组织部长周菽菡等人被捕,3天后即被杀害。缪敏也被敌人以“事实嫌疑”为由关押,受到敌人的刑讯迫害,但她始终没有暴露身份。狡诈的国民党鄱阳县长宋某企图诱供缪敏,先是派特务伪装“共党囚犯”来找缪敏,被缪敏识破,后又以其侄子——鄱阳靖卫团团副宋琼要娶她为妻来拉拢,也被缪敏以须经父母同意为由婉言拒绝。正在组织弋横农民暴动的方志敏、黄道等人为营救缪敏出狱决定,一方面由方志敏以兄李祥松的名义写信给李祥贞来迷惑敌人,另一方面针对国民党官员惧怕洋人的弱点,由弋阳县经销美孚煤油的交通联络站——“莱椿油行”的经理汪辉昌和缪敏的哥哥缪镇东装扮成洋人去鄱阳营救,终使被囚禁40多天的缪敏获得释放。就在缪敏离开鄱阳的第二天,鄱阳县长就接到国民党弋阳县党部的加急电报:“方志敏之妻李祥贞被贵县捕获,需严加惩办。”他手持电报,呆若木鸡,后悔莫及。

1934年10月,方志敏临危受命,担任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军政委员会主席,率红十军团北上抗日。缪敏因又怀有身孕,留在地方坚持游击战争。由于叛徒出卖,1936年6月7日深夜,缪敏在德兴县万村山棚里被敌人抓捕。

缪敏被捕后,驻横峰县的国民党军71师师长亲自劝降,并在县城召开大会,要缪敏发表自首讲话。缪敏当时发着高烧,身上流着血,但她坚强地挺立在台前对群众说:“请大家不要忘记苏维埃,不要忘记共产党,革命一定会胜利,红军一定会打回来的!”国民党横峰县长谢于丹假惺惺地请医生为她治病,并将方志敏已被捕的照片和“自述书”给她看,还把方志敏的胞姐方荣和缪敏抚养的侄子竹崽抓来和缪敏同押,企图以骨肉之情来动摇缪敏的意志。缪敏坚信方志敏的为人和坚定信仰,她坚定地回答说:“头可断,血可流,革命信仰的主义决不能丢!”8月初,缪敏被押至南昌城,押解人员在她背上插着“共匪首领方志敏之妻缪敏”的牌子进行游街。但缪敏昂首挺立,显示出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赢得了南昌市民的同情和尊敬。连当时国民党的报纸都作了这样的报道:“方妻磊落英俊,臂膀带有轻伤,眼光炯炯四射,大有旁若无人之概……”由于劝降无效,缪敏被国民党法庭判处无期徒刑,囚禁在南昌女子监狱。在得知方志敏已于1935年8月6日被敌人杀害的噩耗后,她悲痛欲绝,佩戴黑纱悼念丈夫。女看守主任对她说:“你才26岁,何况丈夫已死,为什么有太太不做,难道要在牢中把头发坐白?”缪敏义正辞严地回答说:“我为革命生,愿为革命死,也愿为革命把牢底坐穿!”

“双枪女将”战余塘

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有位华莹山游击队智勇双全的“双枪老太婆”。殊不知,缪敏也曾是一位闻名遐迩的“双枪女将”,在福建省顺昌县北部山区留下了英勇战斗的足迹。

介于邵武、建阳、顺昌交界的华家山,纵横百里,支脉四向,群峰起伏,周围错落着三县(市)上百个村庄。这一带山高林密,地势险要,进可以控制三县,退便于隐蔽。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华家山是闽北游击队的根据地之一,中共闽赣省委和闽北特委都曾在这里驻屯。

1934年3月初,缪敏率数百名红军战士,到仁寿区的桂溪、矮平、洪地、地村一带活动,书写“打土豪分田地”等标语,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革命宗旨及抗日主张。这年4月,她又率部冲破国民党军队重重堵截,向顺昌北部地区挺进,于4月22日(农历三月初九)到达桂溪,24日(农历三月十一)上午7时移驻余塘村(当时叫余墩坝),准备开往华家山休整。

就在这天晚上,国民党11师约数百人从建阳境内悄悄向余塘村逼进,从顺昌境内跟踪的另一股敌军也到达仁寿,他们企图南北合围,歼灭缪敏率领的这股红军。据村姑李莲英在事后回忆说:“缪敏圆脸,身高酷似男同志一般;她身穿红军制服,腰间插着两支短枪,十分威武,我们都称她‘双枪女将’。”12日刚吃过早饭,她拿来一块约两尺见方的红布教我画五角星时,从北面来的国民党部队与新市的红军交火。她听到枪响,沉着镇定地对在场的人说,大家不要怕,躲到房间里不要乱跑。她自己则双手握枪,飞快地向新市跑去,指挥红军进行阻击,掩护主力撤退,并布置少量兵力控制余塘后山,防止由新市左侧山岗运动的敌军切断我通往江元的退路。据守新市关帝庙的我红军阻击队以轻重机枪组成密集的火力网,把敌军压在一个左傍陡坡右临深洞的狭长地段,敌人虽几次冲锋都被打退,战斗持续一个多小时。阻击任务完成后,红军阻击部队即迅速撤出阵地,一口气冲出包围圈,奔向江元与主力会合。这次战斗由于红军战士英勇顽强、机智灵活,以伤1人、亡1人的小代价,击毙敌连长、排长各1人,士兵4人,并缴获一批步枪、轻机枪。

位于仁寿镇上白与建阳市南槎交界的海拔逾800米的二金山之红云禅寺前,上世纪80年代初重修禅寺时,为缅怀缪敏功绩,特立了一块石碑,碑文写道:“顺昌北陲二金山,山峦起复洪山寺,白军追杀方夫人,旧殿焚烧数十载……”

两次谒见毛主席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共两党再次合作。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国民党当局不得不于这年10月将缪敏释放。出狱后的缪敏,带病担任中共闽北省委秘书兼省妇女委员会主任,继续奋战在抗日救国的战场上。

1938年6月,党中央电令缪敏带着两个儿女去延安学习、治病。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晚上,早就在自家门口等候的毛主席一见缪敏,就亲切地问候:“缪敏,你好啊!”边说边一手拉着缪敏,另一手抚摸着两个孩子,缪敏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毛泽东说:“你呀,和志敏一样,身上有股共产党人的骨气。”接着,毛泽东把话题一转又问道:“缪敏同志,你怎么用李祥贞的名字?”缪敏回答说:“李祥贞是秘密工作期间,志敏同志为我取的,为怀念他,我复用李祥贞名字。”毛泽东说:“方志敏是人民的功臣,我们的民族英雄,他为革命作出了牺牲,我是经常怀念他的。”随即毛泽东向缪敏介绍了他在大革命时期与方志敏三次相见的情景。这次他们谈得很晚,缪敏走时,将帽子遗忘在毛泽东住处。当她返回去取帽子时,毛泽东笑眯眯地拿着帽子站在门口等候。这时缪敏拿出笔记本要请毛主席题词,毛主席回屋挥笔写下“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碍人的前进的;只要奋斗,加以坚持,困难就赶跑了。”此后,缪敏把毛主席的题词当成座右铭。

1949年8月中旬,毛泽东连续接到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席邵式平发来的两封电报:第一封电报说“方志敏的母亲还健在,已到南昌居住”;第二封电报说“方老太太在南昌住不惯,嫌天气太热,想回弋阳农村,尤其是她老人家很惦念儿媳缪敏和孙儿。希望中央让缪敏能早一点回家看看。”毛泽东在收到第二封电报的晚上,就在自己住的北京西郊双清别墅再次接见了缪敏。他笑呵呵地开门见山地对缪敏说:“方老太太还健在,想你也知道了,老人家盼望你回去团聚,这完全可以理解。本来我想过了开国大典以后,再让你母子回江西,这样可能有违老人家心愿。江西是个好地方,江西人民为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也付出了重大牺牲。你们回去后一定要把江西建设好,赣东北的同志能回江西工作的,尽量让他们回江西工作,这样对稳定人心很有好处。你回江西以后,具体工作由省委安排,但务必把方老太太接到身边,让她能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缪敏在回江西路过上海市时,特地去看望了陈毅同志。陈市长对她非常关心,要送一部吉普车给她,被她婉言谢绝。

缪敏回到故土江西后,立即回老家弋阳县湖塘村,跪在方志敏母亲金香莲面前说:“娘,志敏不在,有我在,我是您儿媳,也是您的女儿……我在北平临走时,毛主席要我代他向您老人家问好!”此后,缪敏一直陪伴方母度过晚年。

新中国成立后,缪敏先后担任了中共上饶地委组织部长、妇委会书记,省总工会组织部长、省卫生厅副厅长等职。1977年7月9日,缪敏因病去世,终年6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