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蒙哥马利什么时候访华的

时间:2018-01-24编辑:梓岚

蒙哥马利,英国陆军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杰出的指挥官之一,北爱尔兰血统,曾在伦敦圣保罗学院和皇家军事学院受教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崭露头角,战后留任军官,以干练和坚强著称,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任师长,在法国战场作战。

从敦刻尔克撤退后,在英格兰东南地区任司令官后在北非战区同德国人的作战,有力地截止了德国人的攻势,并在阿拉曼战役后把隆美尔赶出埃及,1943年5月迫使德军在突尼斯投降,盟军顺利攻入西西里主要归功于他。

1943年参加攻占西西里和登陆意大利,1944年统帅盟军进入法国,6月6日指挥盟军进攻诺曼底。后晋升陆军元帅,受封子爵,1946年~1948年任帝国总参谋长。1948年~1951年任西欧联盟主席。1951年~1958年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队副司令。他坚持每次出击以前,都在人力物力上做好充分准备,虽然对于战争来说延缓了进程,但却稳妥可靠并保证了他在部下中的声威。

这位元帅在退休后转而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等问题感起兴趣来。他1959年访问莫斯科时,曾在红场漫步,兴趣盎然地思索着同前苏联领导人的谈话,他意识到从长远的观点看,未来世界和平的关键可能在于中国,因而产生了访问这个国家的念头。

虽然这位元帅曾在他1958年出版的回忆录中不加掩饰地攻击过中国,但中国的领导人没有计较这些,当他向毛泽东提出友好访问的要求后,得到的答复是非常欢迎他在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

1960年5月,蒙哥马利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他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见了面,“听”他们谈了许多关于这个国家的情况。一年之后,他再度访问中国,想搞清这里的真面目。两次来中国,他对这个文明古国产生了良好的印象,他写了一本书,纠正了他以往对这个国家的错误看法。

也许是多年军事生涯的缘故,蒙哥马利养成了善于倾听他人谈话的习惯,在听的过程中,他能够得到他所需要的材料,也能听出谈话的潜台词,还能听出谈话者的隐衷。

到中国,最令他感兴趣的是毛泽东,毛泽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在来到中国之前,蒙哥马利心里是一点底也没有的。西方世界一度把毛泽东描绘成一个残酷无情的暴君,一个不近人情的统治者,甚至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当然,曾经身为三军统帅的蒙哥马利是不会轻信这样的传闻的,为此,他曾经请教过印度总理尼赫鲁,尼赫鲁听完后放声大笑,告诉他说:“这些传闻都很不正确,毛泽东的样子像一位和蔼的老伯伯,他自己受过许多苦难。”为了解答心里的疑惑,蒙哥马利研究了西方世界能够找到的所有有关毛泽东的材料,但还是无法得到一个明晰的关于毛泽东的印象。

当他1960年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在鲜花盛开的庭院里,他终于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伸出改变了中国命运的大手同他相握,他感到那只手软绵绵的,有点像女人,他看到的是一张和蔼的脸,脸上没有青青的胡茬,下巴也很像女人。毛泽东的个头很高,他需仰视他的眼睛,这双眼睛是和善的,却透着深邃的目光,他意识到这双眼睛有一种凝聚力。毛泽东的第一句话幽默得令他吃惊:

“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吗?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在联合国,我国被扣上这样的称号,你是否在乎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呢?”

蒙哥马利当然知道,在联合国,曾经通过一个决议谴责中国侵略朝鲜,蒙哥马利前两年在自己所写的回忆录中也有过这样的观点。但他没有料到,毛泽东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开始他们之间的谈话,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缩短了许多,到第二次谈话时,他们竟像老朋友一样无拘无束了。

他和毛泽东交谈的内容十分广泛,从当前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到中国人每个星期休息一天,几乎无所不包。蒙哥马利请毛泽东告诉他,新中国建立后,碰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他的主要担忧是什么?#p#分页标题#e#

毛主席的回答很简单,共产党缺乏处理当时所面临问题的经验。多年的战乱,把中国搞得千疮百孔,必须解决工业和农业的问题,但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此犯了许多的错误。

蒙哥马利感到,毛泽东是清醒的。

于是他开始大着胆子向毛泽东提出一些即使在今天看来依然是有些敏感的问题:“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在权力集中控制和适当下放之间找到平衡,比如,把适当的权力下放给各省的省长和党委书记。”

毛泽东对这个问题显然也是很有考虑的,同时,他更惊诧于这位西方国家的军事将领竟然对中国问题有如此深透的研究,以至于一下子就能抓住最敏感和最要害的问题。

对蒙哥马利的这个问题,毛泽东闭目沉思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地回答道:“一个国家刚刚成立的时候,尤其是新中国成立时,食物、布匹等一切生活用品都比较缺乏,没有别的路好走,后来情况好转,曾决定放松一些控制,但是马上就发觉,下面的人缺少经验,又遇上3年连续歉收,因此不得不重新采取集中控制的措施。”

令蒙哥马利感到疑惑的是,这位中国的领导人如何能够找到正确分界权力集中和适当下放的标准呢?

毛主席非常肯定地回答他:“已经基本找到了。”

他们的谈话于是从政权的分配转移到人口问题上,毛泽东说:“50年前,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30多岁,现在是50岁以上,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破坏了出生率和死亡率的天然平衡。关于计划生育问题,1949年刚取得政权时,曾经认为有必要采取节育措施,后来随着收获的增加,节育放弃了。”蒙哥马利不无幽默地说:“让中国人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

蒙哥马利以他独特的敏感意识到中国在未来世界事务中的力量,他非常严肃地说:“在一定的年限内,中国将成为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巨大力量的强国,那时将会发生什么情况?新中国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

毛主席对他这个问题的言外之音非常敏感,当即快速地回应:“哦,你显然以为那时中国将向外国发动侵略呢。”

“我并不愿这样设想。但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强大后,便要攫取国外领土,这样的例子很多,包括我的国家。”

“下一代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我们很难预料,在我活着的时候,中国决不会越出边界侵略别人,也不企图将共产主义思想强加于别的国家,中国深受外国的侵略和剥削,我们只要求外国不要干涉中国的事情……”

蒙哥马利听得入神,等毛泽东讲完,他又说:“很可惜,对西方人来说,中国是一个闭门的社会,这种社会,使西方人不能很好地了解中国,造成了许多曲解。”

毛泽东自信地说:“西方人到达哪里,哪里就道德败坏。”

虽然不愿冒道德败坏的危险并不是中国拒绝西方记者和旅游者的唯一理由,但这不能不令蒙哥马利感到难过,因为他是西方人,他知道西方的道德水准,毛泽东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事实。

但中国也不应该是“闭门的社会”,蒙哥马利固执地认为,“闭门的社会”对中国对世界都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