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解读:历史上的秦楚丹阳大战

时间:2017-03-14编辑:梓岚

秦楚丹阳之战。秦国击败魏、韩、赵三国后,形成以秦与魏、韩为一方,齐与楚为另一方的两大集团对立局面。秦欲攻齐,派张仪去楚,许诺割商於之地600里,要楚与齐绝交,以破坏齐楚联盟。楚怀王遂与齐断交,派使者往秦索地。张仪背约,只许6里地。楚怀王大怒,派大将军屈丐率军攻秦。

秦惠文王派庶长魏章及樗里疾、甘茂率军迎战,韩国也派兵相助。两军战于丹阳,秦施计离间楚将关系,使其互不配合,大败楚军,俘屈丐及裨将逢侯丑等70余将领,斩首8万人。随后,秦又遣军攻取楚地汉中(今陕西汉中)600里地,置汉中郡。

关于秦楚之战,是在公元前316年,秦国灭蜀之后,插在秦国本土和巴蜀之间的楚国汉中郡直接威胁秦国入蜀的要道,成了秦国必须要拔掉的钉子,秦国不希望有楚国这么一个强大的邻居。于是,秦惠王无时不在算计着楚国。秦国通过通过连横手段,联盟韩魏,发动对齐楚两国的战争。秦国以帮助韩魏攻齐换取韩魏的共同伐楚。这便是连横合纵的最具变数的部分。

众所周知,公元前318年,魏、赵、韩、燕、楚五国联合攻秦。但是,短短的数年之间,韩魏与楚国反目,反而帮助秦国攻打楚国。这便是张仪曾经说的,“六国强于秦,然多于宿怨,久必分之!”意思是说,六国的合纵攻秦只能是起到一时的作用,六国之间本来就恩怨不断,互相攻伐之事也不少,这就给了连横很大的机会。

比如,齐魏两陵之战中,齐国消灭了魏国的精锐部队致使魏国国力一落千丈,无力再与西方秦国争雄,因此,魏齐之间的宿怨是早结下了;在魏韩与楚国之间,从春秋晋楚争霸期间,晋楚两国便相互争霸,彼此之间也是宿怨深积。

因此,在当时的连横合纵当中,起关键因素的其实是齐国。也就是说,张仪能够战胜公孙衍的首要帮手是齐国。齐国是当时唯一能与秦国响抗衡的强国,也是唯一不与秦国接壤的战国。

比如,当五国联军的时候,魏、赵、韩、燕、楚五国组成了联军,独缺齐与秦,虽然五国的目的是攻秦,但是,也可以随时调转进攻方向,转而向齐国进攻,所以,齐国在五国合纵的时候,也同样会坐立不安。

再者,齐国位于东海之滨,也是远离中原,齐国要想向外扩张,燕赵、韩魏与楚都是发展方向。也就是说,对于齐国来说,秦国的强大可以牵制住五国当中的相当一部分力量,这无疑,秦国的强大,对齐国有力,只要秦国在西方一直强大,韩魏燕赵与楚国就不能全力来对付齐国。

反之,秦国被削弱之后,魏韩就会将矛头转向齐国,这一点,齐国很清楚,齐魏两陵战争就是发生在这个背景之下的。因此,六国永远不可能统一攻秦,因为除掉秦国之后,其余的六国还得继续的内斗。这种客观条件注定了合纵的制约性,也成了连横的发展基础。

在这个背景之下,秦国连横了韩魏对楚国发动战争也就成了必然,至于张仪欺骗楚国的事,不过是整个战略格局的插曲,是秦国为了孤立楚国的战略谋划。这也是连横的一个重要战略,弱化敌国。

从公元前316年到公元前312年共四年时间,秦国对楚国足足做了四年的战争准备,在这四年里,秦国不仅对楚国施展外交,还突出了楚国的内部矛盾。

楚国,一直都糅杂着封建制度与部落制度,在战国中属于半原始国家,直到吴起变法之后,才给楚国带来了一丝的崛起之意。吴起给了楚国王室构建了一支庞大的军事力量,这支力量足以在平时弹压下各个权臣扈吏,也可以是对外的一支强大力量。

因此,秦国对楚国的既定战略很明显,那就是,削弱楚国的王室力量,让楚国的贵族势力继续的庞大,然后臣属之间相互倾轧,因此,从楚国对秦国开战,楚国就已经在战略上输了这场战争,此战,秦国重创楚军主力,扩大了势力范围,消除了楚对秦的直接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