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程朱理学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影响

时间:2020-08-05编辑:历史君

      程朱理学的兴起,掀起来中国噩梦的开端。首先,《明史》里边是这么说的,就是妇女应该是这样的:“妇人之行,不出于闺门,故《诗》载《关雎》、《葛覃》、《桃夭》、《芣苢》,皆处常履顺,贞静和平,而内行之修,王化之行,具可考见。那么为什么从宋朝开始,妇女殉节又重新泛滥了呢?

     而且到了清朝,甚至出现了未婚夫死了,未婚妻也要殉节的烈女了呢?别看儒家大师们自己不能为君、为父殉死,却拼命鼓动其他女性为夫、甚至为未婚夫殉身。然后宣称这是我们教化之功。至于和我们以前说的互相矛盾,那我们是不管的比如“三从”“四德”,大多殉死的未婚女子是在父母竭力反对、极力防备之下自杀的,违背了“未嫁从父”;许多殉夫妇女置幼子于不顾、甚至杀带着孩子一起自杀殉节,哪里还有“夫死从子”的说法?

  其实儒家的理论本来就是心灵鸡汤大全,来都是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它只能依靠强大而残酷的暴力来维护,依靠儒家大师们来颠倒黑白,无法通过逻辑自洽来令人信服。宋朝的大师们颠倒黑白,但是没有暴力,朱熹就是第一个提出来,未婚夫死了,未婚妻不能悔婚的。明朝发展到了“民间寡妇,三十以前夫亡守制,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除免本家差役”,明朝中后期开始出现殉节,到了清朝,甭说丈夫死了寡妇殉节了,未婚夫死了,未婚妻也得殉节了····

  明朝一直处于左右摇摆之中,有时候命令寡妇改嫁,有时候有褒扬贞洁烈女,明朝情况还好。归有光道:“阴阳配偶,天地之大义也。天下未有生而无偶者,终身不适,是乖阴阳之气,而伤天地之和也。”“在晚明的色情小说中,女性暂时地从通常的犯罪诱惑中解放了出来:她为自己选择轮换的性伙伴,或是让性能力不适的男人尴尬。”晚明一些思想开明的士大夫,对男女的生理欲望已有所肯定。

  清朝刚入关,1648年,顺治就下旨:“孝子顺孙、义夫节妇自[顺治]元年以后,曾经具奏者,仍行巡按再为核实,造册报部,具题旌表。”“命妇守贞,宜加饬励”再比如康熙,清圣祖仁皇帝实录135卷里,康熙刚说完“夫修短寿夭,当听其自然,何为自殒其身耶?····妇人从死之事,当永永严禁之”结果刚过两天,康熙又下令谕令旌表列妇和烈女了“各给银建坊如例”为什么呢?因为皇帝需要专制,需要我说什么都得听,需要刚让下边寡妇殉节,马上摄政王就要娶皇太后。这种事情光靠暴力维持成本太高,儒家洗脑成本低。

   宋朝以后,儒家彻底独大,大家都去读四书五经去了(大家想想要是袁隆平钱学森于敏毛周朱都是学的四书五经,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儿),科学发展停滞,到了清朝扛着的还是唐朝的曲辕犁,用的还是汉朝的种地方法

  在生产力停滞的时候,无法增加社会福利来稳固其权力,就只能剥夺底层小老百姓或者女性的权力、甚至禁锢本能需求,然后让儒家团体变成一个充满优越感,从而对专制者感恩戴德,变成专制政体的基石。综上所述,为什么?因为程朱理学,因为内卷,因为科技发展停滞,因为社会发展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