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给皇帝当老师看似荣耀,其实是一个高危职业

时间:2019-09-18 18:00:25编辑:历史君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凭三寸不烂之舌,位极人臣,达到人生巅峰的只有帝师了

2c300208323521dd45623c37c916a97d.png

  为帝者师,不仅需要道德文章,更需人生机智。王杰是嘉庆的皇帝,他教学甚严,一次责罚读书不用功的嘉庆下跪。恰巧被乾隆皇帝看到。乾隆让儿子站起来,说:“教者天子,不教者亦天子,君君臣臣乎?”王杰针锋相对地说:“教者尧舜,不教者桀纣,为师之道乎?”乾隆叹服,令太子复跪。王杰以其机智,不仅免于责罚,还为自己赢得了尊严。

  祁寯藻曾为道光、咸丰、同治三代皇帝授课,被誉为“三代帝王师”。他一生忠清亮直,为政清廉,举贤荐能,刚直不阿,政绩卓著,有“半副銮驾”之誉。他的施政主张,多被皇帝采纳,对朝政颇有影响,皇帝称他为“贤臣”,民众称他为“清官”。咸丰十年,告病回老家寿阳平舒,却因家中房屋破烂,无法容身,只好到方山寺院暂住。有诗曰:“息翁当日起平舒,世代清门重读书。伟绩丰功满天下,相府惟留一草庐。”

  翁同龢为同治光绪两代帝师,达30余年。他忠心尽职,苦口婆心,教导小皇帝,但他们总是似听非听,我行我素。面对如此不思进取的小皇帝,翁同龢“百思不得诱掖之法”,自是难言其中的苦楚。最终却因为支持光绪皇帝变法,被慈禧“革职永不叙用,交地方官严加管束”,成为历史上著名的“悲情帝师”。

  陈宝琛是末代帝师。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六月十六日,清廷下谕,派陈宝琛和陆润庠入毓庆宫“授皇帝读”,充任6岁小皇帝溥仪的师傅,成为中国最后一位帝师。

  当日军侵华时,他非常愤慨,曾有人以“日中”为嵌字格作诗钟之戏,他不假思索,立成一联:“日暮何堪途更远,中干未必外能强。”有献媚日本者谓“宝琛语含讽刺,不可不加以惩罚。”日方乃转饬溥仪,斥逐宝琛。

  其实,帝师看似荣耀无比,实则伴君如伴虎,一言不慎,即可招来杀身之祸,在古代也算是一个“高危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