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隋朝书法家虞世基是如何成为一代奸臣的?

时间:2018-10-17 21:00:00编辑:文二

要说古代中国的诗人方阵,唐宋当然是满天星斗、星光灿烂,但说到有些短命的隋朝,却有点难觅诗人芳踪,以至于连杨素这样的开国大臣,和同样是重臣之一的虞世基,都算是当时的著名诗人,两人还互有唱和。

关于虞世基,知道他是奸臣的可能很多,而知道他是诗人的也许比较少,他的诗文不算太多,据史料显示虞世基“纂有隋朝《区宇图志》1200卷,是较早的全国性区域志。著有《茂世集》5卷”,是隋代名重一时的史学家、文学家和书法家。

9c02cf115c9375aca98cd3eb71407053.jpg

他的诗大都是奉和诗,艺术成就不是很高,但他的咏物小诗倒是空灵澄澈、清新脱俗、情真意切,比如《晚飞乌》:“向日晚飞低,飞飞未得栖。当为归林远,恒长侵夜啼”颇为传神自然、回味无穷。

作为南陈叛降隋朝的“二臣”, 虞世基的奸臣形象可以说千百年来一直公认的对象,正如某些史评人所言:“所以他的画像一般会画成瓦刀脸或者鞋拔子脸,以便后人一目了然加以归类”,和很多大奸臣一样(比如秦桧、蔡京都是大才子,素质很高),虞世基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才子。

《隋书》说他喜怒不形于色,博学有高才,少傅徐陵一见,惊为天人,认为他是潘岳、陆机再世,还忙不迭地把弟弟的女儿许配给他,结成了儿女亲家。而当时博学多才的秘史监柳顾言更是对其推崇备至,认为他是“天下第一人”。所以,后世人慨叹虞世基如果不是在荒淫无度、刚愎自用的隋炀帝手下做事,也许便是另一番风景。

虞世基虽然出身官宦世家,但在陈隋过渡的乱世中却已家道中落,所以他不得不为了养家糊口而为人抄文做枪手,看别人的脸色做事,想起来还十分愤愤不平。可能是穷怕了,后来他巴结上隋炀帝发迹之后便拼命骄奢淫逸、贪污腐化,一味谄媚(曾为炀帝游幸江南专门建议制作长一丈二尺的铁脚木鹅),全家人鬻官卖狱,赚得盆满钵满,弥补当时的缺失,大肆挥霍一番,落得个最后被杀的下场。

其实,虞世基最初并不是一个坏人,曾经他因为诗文了得,写出的五言诗真挚感人,而被世人叫好,当时的诗人没有不会吟诵的,还因此成了内史舍人,朝廷的笔杆子,可以说是因诗发达,隋炀帝这个杀了父亲还“蒸淫后宫”的忤逆子,居然为虞世基因丧母悲哀过度骨瘦如柴而大为感动,最终让其起草诏书专管机密,与其他重臣共掌朝政,从此权倾朝野。

f36720fdeb1f99e975c169789dfc1143.jpg

在隋炀帝还没有荒废朝政的时候,虞世基也还算是一个能直言进谏的人,比如要皇帝重赏将士、暂停讨伐辽东的战事等,都是正确主张。即使是隋炀帝后来逐渐头脑发热甚至于发昏,他还能请隋炀帝发兵屯洛口仓以备不虞,这个相当有远见卓识,如果隋炀帝能听他的话,李密后来就不能奇袭洛口仓,造成隋朝后方告急,隋朝也许就不会那么短命。只是当一代名大臣高颎和张衡因直谏而相继被杀之后,他便彻底“沦陷”了,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马屁精。

要说虞世基的“拍功”,可以追溯到他事奉陈后主,这在他的专事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名作”《讲武赋》中便有充分体现。面对当时即将灭亡的南陈,他还能大唱赞歌,说什么其军事“足食足兵”,其国运“可大可久”,简直就是吹牛不上税,是一篇粉饰太平的“神文”。

及至荒淫无度的隋炀帝听不进任何谏言之后,虞世基便一味奉承,唯唯诺诺,欺上瞒下,专干报喜不报忧的勾当,最终因讨好皇帝,当东都告急使者让皇帝速回之时,他还能以《讲武赋》的粉饰太平之能事,让皇帝滞留江都,最后死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呜呼哀哉。

不过,作为史上有名的大奸臣,即使是为了生存而不惜味着良心文过饰非,搞死自己也搞死皇帝,却也不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酷吏,甚至于还是一个十分注重家庭和睦的典范(这一点和史上有名的奸臣秦桧、蔡京都一样),即使对自己的声名十分不利,他还是不想破坏家庭和谐,大肆纵容家人腐败,甚至于还积极参与其中,乐此不疲。

自从他的结发妻子死后,“性骄淫”的续弦孙氏及其前夫之子夏侯俨便依仗虞世基受皇帝宠信而大肆敛财,公开卖官索贿,他也是“恣其奢靡”,自己还由此“无复素士之风”,开始“雕饰器服”,过上豪奢的生活。

尽管如此,他和其弟虞世南(隋唐时期书法大家,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并称“唐初四大家”,他也是诗人,以后再表)的“兄弟情深”,却是他身上的唯一闪光点。

虞世基、虞世南两兄弟,在隋代曾被人美誉为西晋的“二陆”( 即陆机、陆云两兄弟,他们是打败刘备大军的东吴名将陆逊之孙),两兄弟自小就颇有才名,尽管性格不同,一个搞溜须拍马取得高官厚禄,一个却在乱世中洁身自好,视富贵如浮云。

121490fbd9d57a354cc01d5438cb20b0.jpg

尽管人生信条和政治理念,但是他们却没有龌龊,十分和睦地住在一起,一个即使“不爱富”,另一种也能不嫌贫,而且这种兄弟情义也是贯彻始终的,甚至于虞世基在宇文化及“江都兵变”要被杀的凶险时刻,弟弟虞世南也能挺身而出要代兄受死,想起来都倍感温馨。

为此种不顾一切的“血浓于水”,且不论此中是非曲直,单单就如此的浓浓亲情,也是可以大书特书一笔的,尽管时人对虞世基不曾扶助“清贫不立”的弟弟而颇有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