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秦始皇的母亲赵姬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间:2018-10-15编辑:浮泊凉

赵姬,秦始皇他娘,天生丽质,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开朗果敢,乐天达观。并且精于音律,善于舞技,早年曾从事文艺事业,是优秀的歌曲舞蹈全能艺人,又非常热衷于公益事业,圈粉无数,上到王公大臣,下到掏粪工人,声名远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所有女人向往的偶像,深受广大民众追捧,拥有一批死忠粉,成立多个真爱粉丝报团会,为其商业运作提供了巨大贡献!

全国各地举行了无数的大型个人演唱会,公益义演,就在她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激流涌退,选择了嫁入豪门,做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让许多激进的死忠粉,因为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一时间流言四起,坊间更流传赵姬为他人所迫才选择嫁为人妻,但真正原因其实很简单,女人事业再成功也抵不过有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来的实在。

bd7368c3af392a83aa793aab88eec960.jpg

在一次后台化妆间休息时,一名资深巨贾前来探班,结果赵姬对此男人一见钟情,第一眼,爱情的电流便通体流转,击打着赵姬泛滥的春心,眼迷离,心慌张,脸红赛蜜桃,心乱如鹿撞,每一个细胞都张开了渴望爱情的小手,爱情就像潮水一般,连绵不绝的把赵姬送到的爱情的彼岸!而让赵姬神魂颠倒的男人正是资深行业精英,秦国第一批下海经商的暴发户——吕不韦。

那时的吕不韦可谓是英武神骏,风流倜傥,剑眉虎目,鼻直口方,眉分八彩,目若朗星,一道扫帚眉斜插入鬓,嘴上一部钢髯,扎里扎杀,(这活脱是张飞嘛说笑而已)总之是人前有名,家里有钱,又善于泡妞之道,只一个回合便收了赵姬,简直没天理!怎能不让赵姬的粉丝气急败坏呢?并且赵姬甘愿做小,只做了吕不韦的小妾,哎呀,一时间社会舆论四起,娱乐圈都炸开锅了!什么天后赵姬抛开大好的前途,甘愿自带全部亿万身家委身下嫁猥琐男,究竟为何?……还有什么一代天后星图尽毁,自甘堕落,被情所骗,深陷吕姓府邸,沦为小妾,被正室欺凌,已经患了抑郁症……

婚后一年,赵姬日渐觉得自己可能上了贼船,十天半月见不到老公吕不韦,吕不韦整天忙于应酬,穿梭于各大酒吧,夜总会,娱乐场所,并且又收了几个小妾,回家也大都夜宿新欢,根本不理赵姬,这让正是虎豹豺狼之年的赵姬无处发泄自己的生理需求,生生的把赵姬这个尤物给憋杀的挠墙抠地啊!

e1335dddad59536f002daee5e794f750.jpg

气急败坏的赵姬忍无可忍找吕不韦理论,讨说法:吕贼!老娘委身与你,全部身家也全给了你投商,你不爱惜自重,到处觅花寻草,独留老娘这朵天姿国色的牡丹空守花房,枉辜了老娘对你的似海深的真情,“占雀巢却不育子嗣,耕田地却不撒种籽”难道让老娘自欢而育子吗?手指能育种否?况老娘深恶手指之欢久已,若尔再不悔改,讨老娘欢心,定教你自食恶果……

吕不韦闻言乐了!言:爱妾所言重了,为夫对待别人只是为了利益的权宜,逢场作戏罢了,对夫人才是情真意切的真情,至于府中来的新人也是利益的联姻,无奈之举,为夫也左右不得,夫人莫怪。听自己老公这么说,赵姬悬着的心稍松,仍娇嗔:那你为何日久不去我屋中行周公之礼,难道当我育嗣之物是摆设吗?真真苦了老娘辛苦的挨日子,老娘已经苦极了,日日想你来伺候老娘育嗣之物,尔居然把老娘抛诸脑后,真是可恨,尔说,该当何罪?

吕不韦见赵姬如此说,失了往日高高在上的姿态,也觉得目的达到了,便言:是为夫的过失,现在便一并还了欠下夫人的周公相与!言罢,坏笑着,就在客厅便把赵姬拨得玉体陈横,抱于内室,大战春宵良辰尽欢颜,如胶似漆周公掩面偷喜!

5ecf18521887c4bbf41857ac13e6f9e5.png

吕不韦、赵姬剧照

如此接连几日,尽是如此,美得赵姬如获新生,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年轻了好几岁似得,反观吕不韦则脸色晦暗无光,疲惫不堪,好像生了病。吕不韦暗骂:此乃一等淫妇荡女,淫欲难填,我极尽所能讨好,差点害了命,她却所求无度,长此下去必死与淫妇胯下,早晚想一良策,送出府去,才保我多活几年光景!吕不韦遂拿定了注意,独自思定良策去了!

且说赵姬,独自在房中饥渴难耐,正享受手指欢愉,暗自嗔怪:这死鬼,前些日子来的勤快些,稍感欢愉,怎么这几日又不见了踪影?待明日找上死鬼,狠狠榨干抽尽他的精气,看他还敢负我!想到这想起了前些日子受冷落时专门托人打造的女人自娱之物刚好快递过来了,还没拆包装呢。

于是欣喜的“验收”“体验新产品”去了!赵姬用完喜中带怒:此物貌似男人之物,用起来虽可暂缓不适,但是自己用甚是疲累,手都酸软无力了,哪里比得了实实在在的男人来的爽快,也只能暂时替代一时之需,明日定不能放过那负心汉!

第二日正准备去找吕不韦的晦气,没成想,吕不韦来了,在赵姬的床上信手拿过赵姬用的自欢之物,问:夫人,这是何物?赵姬抢夺过来羞怯的娇嗔:死鬼,日日盼你来,你都不知去哪里相与狐媚的贱人去了,难道我不能自己像办法欢愉一下吗?

吕不韦也不辩驳,只是呵呵的傻笑,言:此物秒极!此后我事务繁忙不能陪伴夫人,也只能靠这精细活儿来代为宽慰夫人了,甚好,夫人此物哪里可以购得?为夫要多多购得几件,每房都赠送一件,以后家中应该和睦许多。赵姬听闻被气乐了:每房一件?

那你以后可是可以更放心大胆的出去私会你的狐媚子了,怎会再想起家中众位糟糠?真是尽弃为夫之道,毫无廉耻之心,可恨可恶至极!看我今日便替府中姐妹法办了你这负心汉!言毕,冲向吕不韦就要“就地正法”吕不韦是怕了赵姬的床上之功的!怎能答允,再说他今天是为了他谋划好的大计而来,推开赵姬,接下来的一番话,及下面做的事改变了赵姬的一生,也改变了吕不韦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