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赵氏孤儿”历史真相大揭秘

时间:2017-05-19 16:28:58编辑:梓岚

“赵氏孤儿”的故事,喜欢戏曲的人都津津乐道、耳熟能详,京剧、河北梆子、豫剧、越剧等剧种的舞台上一直在上演这个悲壮动人、久演不衰的故事。

最早将“赵氏孤儿”搬上舞台的是元代杂剧作家纪君祥,这个剧本后来被法国大作家伏尔泰改编成《中国孤儿》在欧洲上演,在整个西方引起了极大轰动。

纪君祥的杂剧《赵氏孤儿》取材于司马迁《史记》中的《赵世家》,有关的文字并不长,总共三段,虽为古文,读来却并不难懂,讲述的故事和纪君祥的杂剧在情节上大同小异。笔者在此摘录于下:

晋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屠岸贾者,始有宠于灵公,及至于景公而贾为司寇,将作难,乃治灵公之贼以致赵盾,篃告诸将曰:“盾虽不知,犹为贼首。以臣弒君,子孙在朝,何以惩谸?请诛之。”韩厥曰:“灵公遇贼,赵盾在外,吾先君以为无罪,故不诛。今诸君将诛其后,是非先君之意而今妄诛。妄诛谓之乱。臣有大事而君不闻,是无君也。”屠岸贾不听。韩厥告赵朔趣亡。朔不肯,曰:“子必不绝赵祀,朔死不恨。”韩厥许诺,称疾不出。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于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

赵朔妻成公姊(元杂剧中名为庄姬公主),有遗腹,走公宫匿。赵朔客曰公孙杵臼,杵臼谓朔友人程婴曰:“胡不死?”程婴曰:“朔之妇有遗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藳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已脱,程婴谓公孙杵臼曰:“今一索不得,后必且复索之,奈何?”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强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元杂剧中是程婴为了拯救赵氏孤儿献出了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婴不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婴攻公孙杵臼。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良已死,皆喜。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居十五年,晋景公疾,卜之,大业之后不遂者为祟。景公问韩厥,厥知赵孤在,乃曰:“大业之后在晋绝祀者,其赵氏乎?夫自中衍者皆嬴姓也。中衍人面鸟噣,降佐殷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厉无道,而叔带去周适晋,事先君文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尝绝祀。今吾君独灭赵宗,国人哀之,故见龟策。唯君图之。”景公问:“赵尚有后子孙乎?”韩厥具以实告。于是景公乃与韩厥谋立赵孤儿,召而匿之宫中。诸将入问疾,景公因韩厥之觽以胁诸将而见赵孤。赵孤名曰武。诸将不得已,乃曰:“昔下宫之难,屠岸贾为之,矫以君命,并命髃臣。非然,孰敢作难!微君之疾,髃臣固且请立赵后。今君有命,髃臣之愿也。”于是召赵武﹑程婴篃拜诸将,遂反与程婴﹑赵武攻屠岸贾,灭其族。复与赵武田邑如故。

千百年来,“赵氏孤儿”的故事震撼了一代一代中国人的心灵,人们同情仁义爱民、惨遭灭门的赵盾家族,憎恨阴险毒辣、心如蛇蝎的屠岸贾,人们感动于公孙杵臼的舍生取义,程婴的忍辱负重,欣慰于庄姬的母子相认,孤儿的手刃仇人,却没想到这个把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的故事实际上只是个被司马迁错认为真实历史的民间传说。

那么,“赵氏孤儿”的历史真相是怎样的呢?这要从赵氏家族的先祖造父说起。

造父是深受周穆王宠幸的车夫,就好比现在会讨领导欢心的专车司机。周穆王太喜欢造父了,就把他封于赵城,这就是赢姓中赵氏家族的起源。造父的侄孙赵非子因功封于犬丘,他的后人建立了秦国,造父的裔孙赵叔带入晋为官,他的后人和韩魏两家三分晋国建立了赵国。

早年追随晋献公公子重耳(即后来的“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的五个名士之中,有一个是叔带之后,名为赵衰(同“崔”),赵衰与重耳一起流亡十九年,不离不弃,是重耳的股肱之臣。

重耳归国即晋君之位后,赵衰一直担任要职,后官至六卿之一兼执政大夫,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赵衰虽身居高位,但为人处事非常低调,谦让之贤令人敬仰,贾季赞其如“冬至之日”。

赵衰当年随重耳在翟国避难时,娶了当地戎族的女子叔隗,生下一子,取名赵盾。后赵衰又随重耳离开翟国,就把赵盾母子留在了那儿。重耳即位后,赵衰不忘旧情,将赵盾母子接到晋都绛城,并因赵盾贤能将其立为宗子,让晋文公之女赵姬为他生的赵同、赵括、赵婴齐都以赵盾为尊。

赵衰的名声和政绩已经为赵盾创造了良好的政治环境和竞争资本,公元前622年,赵衰逝世,赵盾继任为执政大夫,一年后,晋襄公重组内阁,又以赵盾为中军元帅,年轻的赵盾成了晋国历史上第一位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正卿。

就在这一年,晋襄公不幸去世,赵盾成了晋国实际上的一把手,开始了对晋国长达二十年的专政统治。

晋襄公去世后,赵盾立即派人往秦国去迎立襄公的弟弟公子雍,襄公的夫人穆嬴听说后带着年幼的太子夷皋到赵盾家中哭诉,赵盾无奈之下只得立夷皋为君,这就是晋灵公。

赵盾在朝中表面上与郤缺、荀林父等共主国政,实际上独擅专行,挟君令臣,并且和郤氏联合起来排挤荀氏。在他的高压政策之下,晋国卿士们敢怒而不敢言。不过,赵盾对于老百姓还是不错的,所以人民群众一直是支持他的强大力量,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有些像后世的曹操。

晋灵公长大之后,越来越不满足于自己为人所制的地位,甚至派人去刺杀赵盾,赵盾不得已逃出晋都,在他还未离开晋国的时候,他的族弟赵穿竟然一时性起杀死了灵公。赵盾回来之后,虽然知道灵公已被赵穿杀死,却并没有让赵穿以命抵罪,史官董狐愤而提笔,写下“赵盾弑其君”。#p#分页标题#e#

不久,赵盾立公子黑臀为晋侯,这就是晋成公。赵盾又以晋无公族为由,在晋国设立公族大夫、余子、公行建制,其职位主要由卿族世家子弟担任。晋国公族日弱,卿族日强,这对晋国君权几乎是致命一击,晋国的分裂已经提前预定。

当时“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不断北上,向晋国霸业发起严峻挑战。秦国也因崤山之败而屡屡攻击晋国后方,赵盾党同伐异、排斥异己的执政理念使得晋国内部矛盾重重,文襄霸业摇摇欲坠。公元前601年,赵盾撒手人寰,他留下的是晋国分崩离析的朝政与土崩瓦解的霸业。

赵盾死后,他的儿子赵朔承袭了爵位。晋景公三年,赵朔作为晋国的大将率兵救援郑国,并与楚庄王大战一场,因为这场战争,赵朔娶了晋成公的姐姐赵庄姬做夫人。

公元前587年,赵朔英年早逝,耐不住寂寞的赵庄姬很快就和赵盾的异母兄弟赵婴齐,也就是赵朔的小叔勾搭上了。尽管在春秋时这种乱伦的事情并不少见,但赵婴齐的两个亲兄弟赵括和赵同看不下去了,他们认为赵婴齐丢了赵氏家族的脸,便联合起来把他放逐到了齐国。赵婴齐临走时说:“有我在,栾书虽然执政,也不敢对赵氏家族怎样,我一走,只怕就麻烦了。再说,人各有能,有不能,我就是有点好色,你们忍一下又如何呢?”

失去情人的赵庄姬一直想报复赵同、赵括,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竟然忘了也是赵家的媳妇。赵庄姬联合了对赵氏有积怨的栾氏、郤氏,共同对付赵氏,他们轮番在晋景公面前诬陷赵同和赵括要谋反,最终晋景公信以为真,杀死了赵同、赵括。晋国的公卿大夫们因为赵盾专权对赵家多有不满,所以大多保持中立。

杀了赵同和赵括之后,赵庄姬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现在,赵家可就剩下自己的儿子赵武这一条根了,而栾氏、郤氏的力量正在壮大起来,这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大梦初醒,明白过来的赵庄姬急忙把赵武带进晋国王宫保护了起来,以免受到栾氏、郤氏的杀害。

晋景公杀死赵同兄弟后,就想把赵氏的土地赏给祁奚家族,这时,终于有人站出来为赵氏家族说话了,他就是新任执政大夫韩厥,韩厥说:“赵氏家族的赵衰、赵盾、赵朔都对国家立有大功,却既没有了后代,也失去了土地,这样让后来的人怎么想呢?还怎么愿意为国家尽忠呢?”于是,赵氏的土地被留下了,后来又封还给了赵武,赵氏家族才得以复兴。韩厥的这一句话挽救了赵氏,也最终成就了战国时代,他自然也成了传奇版《赵氏孤儿》中的一个主要人物。

大概晋国百姓已经厌倦了昏庸黯弱、无力治国的晋国君主,而倾心于正在崛起,争取民心的韩赵魏三家大夫,于是,人们铺陈演绎出了晋君昏聩,奸贼弄权,忠臣遇害,义士救孤,孤儿报仇的精彩故事。

四百年后,当遍访名山大川,探寻历史逸闻的司马迁来到晋国故都所在地时,“赵氏孤儿”的真实历史已经被程婴、公孙杵臼、屠岸贾等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所淹没,而司马迁又是一个感情充沛,易于激动的作者,所以,最后的结局是他把这个震撼人心却纯属虚构的故事写入了巨著《史记》中的《赵世家》。

其实,程婴的姓名恰好是成(全)婴(儿)的谐音,杀人如麻的奸佞以“屠”为姓等信息好像已经透露了一些文学虚构的蛛丝马迹,只是被这个故事深深震撼的人们(包括司马迁)在感动之余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放弃了怀疑。


下一节:齐宣王是个求贤若渴的君王

更多先秦历史故事》》》先秦历史故事大全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