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奇葩一族:男人坐月子女人生孩子

时间:2017-03-16 09:10:58编辑:梓岚

獠民,生活在蜀中岭南地区,族群很多,散居山谷,没有氏族之分,更没有姓名之别,男人称作阿谟、阿段,女人称作阿夷、阿等之类,大约相当于中土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之类称呼。

他们住在树上,很像电影阿凡达的景象,住的地方名叫干阑,干阑大小随其家口之数。家中人口多住大干阑,人口少住小干阑。基本上没有统一的领导,以家族为单位。好几个家族聚在一起,就会推举一个獠王。

獠民们喜欢互相残杀,而且多下死手,因此家族的人都不敢走远,落单的只有死路一条。他们能够卧在水底下持刀刺鱼,而且还能在水里吃饭,用鼻子喝水。

獠民死了之后,棺材竖着挂在悬崖上,父子之间也没啥特殊情分,只要惹恼了,分分钟拿出刀来互相砍杀,就看谁下手快。如果儿子把父亲杀了,只要跑到外面找到一条狗回来,给家族的人道个歉,打个牙祭,那就万事大吉,家族的人也不记恨他。

如果是为了报仇而互相攻击,那么胜利的一方必须要杀了失败的一方,并且把对方吃了。至于看做家常便饭的互相掠夺,无非只是为了换条狗或者换头猪而已。

亲戚邻居之间,动不动就会被对方指着卖了。如果被卖者不服卖。或者逃走了不让卖,那么买家必须把被卖者找回来,找到之后就要用绳子捆回来,捆回来之后被卖者就是奴隶,连钱都不用给。如果买家找不到逃跑者,或者捆不回来,就要给卖家当奴隶。

真是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啊。

那家人家丢了儿子女儿,只要哭上一嗓子也就完事了。不再去想,更不去找。

獠民只会玩盾牌和长矛,而且大多数是藤条制品和竹子制品,不会射箭。奇怪的是居然能为细布,色至鲜净。

这样的半进化族群当然少不了图腾崇拜,拜什么的都有。几乎家家都有信仰的邪神恶鬼。如果杀了一个美鬓髯的人,就把此人的面皮剥下来,做成人皮灯笼,起个名字叫做鬼,鼓舞祀之,以求福利。

为了祭祀神灵,以至于有把兄弟姐妹妻子儿女都卖掉的,最后实在卖无可卖,就把自己也卖了,以求被供上祭坛。

他们也吃熟食,铸铜为器,大口宽腹,名曰铜爨,既薄且轻,易于熟食。很像今天的火锅。

女人们生孩子不坐月子,生子便起,其夫卧床褥,饮食皆如乳妇,女人还得照顾男人。每天熬粥给男人喝,男人拥着被子抱着孩子,叫做产翁。孕妇生完孩子啥事没有,做饭砍柴啥事不误。

其孕妇亦无所苦,炊爨樵苏自若。具糜以饷婿,婿拥衾抱雏,坐于寝榻,称为产翁。

其颠倒有如此。

至于为何会出现男人坐月子这种情况,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是这么解释的。

男人“坐月子”的习俗在历史学上被称之为产翁制。这种制度至今犹有留存。南美洲有一部分印第安部落,当妻子生下孩子后,丈夫要躲在家里,躺在床上,装成产妇痛苦的样子,接受家人的特殊照顾。

生活在法国与西班牙交界的巴斯克人,妻子在生孩子时,丈夫要躺在床上,佯作欲产的样子,家人也去照顾他,邻居们也去向他道贺,而他的妻子却要忙于家务。据人类学家研究,产翁制度是原始社会的父权制与母系制斗争的产物。男人之所以要“装产”,就是要让人相信,他才是生孩子的人。

而能够繁衍后代在动物界是最受尊崇的,地位也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