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王初桐六娘历史爱情故事结局令人唏嘘

时间:2019-07-31编辑:梓岚

王初桐究竟是谁?他和六娘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相思”故事?

王初桐(1730—1821),字于阳,又字耿仲,号竹所,方泰(今属安亭镇)人,擅填词。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皇帝召试,王初桐被列为二等,授四库馆誊录,不久担任齐河县县丞。

后来在山东为官,历署新城、淄川、平阴、寿光知县,又做过宁海州同知。有《济南竹枝词》《奁史》等,编纂嘉庆《嘉定县志》。又编纂《方泰志》。一生所著书四十种,共计六百三十二卷

王初桐的情路颇为坎坷。

王初桐六娘历史原型_王初桐六娘历史故事_王初桐六娘历史结局_中国历史网

清代常居于嘉定的宝山文人毛大瀛(1735--1800)写过一本《戏鸥居词话》,书中不经意间曝光了王初桐年轻时一段凄婉的风流佳话。

据说,嘉定有个六娘,六娘姓陈,名湘苹,字采于,长得文静美丽,喜爱诗文书画,弹得一手好参琴,是个名门之女。陈家与王初桐是近邻,王初桐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又很聪明,两人从小青梅竹马。

但王初桐“从幼,家赤贫”,而陈家则是富裕人家,陈家父母爱富厌贫,他们不愿将六娘许配给王家。后来,由父母作主,六娘许配给了一家富户,但六娘不喜欢这门婚事,更不满意那个轻浮的丈夫,对王初桐恋恋不舍,无比懊伤。

经历了感情重挫的王初桐,倍加发愤攻读,中秀才后十九年,他曾多次参加乡试,无奈屡试不中,名落孙山,科举道路艰难。于是王“家益贫”,“人咸笑之”,王初桐决定北上交游深造,寻找机会。

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清廷平定四川大小金川叛乱,皇帝特开科召试,以示对士子们的恩宠。四十八岁的王初桐应试,被列为二等,授予四库全书馆的誊录官。后来在山东为官,历署新城、淄川、平阴、寿光知县,又做过宁海州同知。

他为官政简刑清,颇得*。在济南任上,深受山东巡抚伊江阿的赏识,大学士阮元称他为“江左人才原第一,济南名士更无双”。此时,王初桐也成家,夫人贤惠,只是他心中常念着六娘,与夫人感情不深,平平淡淡而已。

王初桐六娘历史原型_王初桐六娘历史故事_王初桐六娘历史结局_中国历史网

嘉庆四年(1799),王初桐已入暮年,思乡心切,遂致仕还乡,同僚们苦留不止,吏民环跪攀辕,无不流泪相送。他回故乡后,隐居在方泰,著书立说。

再说六娘,因丈夫游手好闲、放浪无检、吃喝嫖赌,很快把家产挥霍殆尽。夫家败了,六娘“号恸欲绝”,来到“勾栏”(宋、元时的杂技演艺场所),卖唱卖笑不*****。再后来,就变成了只*****,不卖艺。但六娘毕竟是名门之女,属知识女性。

数年之后,有了一些积蓄,很快便“上岸”离开了妓院。她独自一人,居槎水(即槎溪,也是南翔镇别称)边。屋顶漏雨,墙上发霉,地上生苔,她“卖珠补屋,种竹浇花”。在“幽窗曲几之下,熏炉茗碗之间”读读书,看看景,纺纺纱,活动活动,有花有菜、有谷有棉、有茶有酒、有景有诗、有琴有乐,清静自在,像个书生。粗茶淡饭倒也养人,不久便扫除了脸上的憔悴,出落得十分丰腴红润,布衣素妆别有一番风姿。

方泰与南翔相距不远,一次,王初桐舟行于槎水之上,忽然听到熟悉而忧郁的琴声,王初桐即命船夫靠岸,进得河浜屋内,果然是六娘,两人各自倾诉离别后的遭遇。此时,六娘仍孑然一人,而王初桐已儿女成群,再结夫妻已无可能。两人便以兄妹相称,王初桐暗中资助六娘银两,常来常往,谈文论诗,十分默契,对闲人议论,全不在乎。

王初桐六娘历史原型_王初桐六娘历史故事_王初桐六娘历史结局_中国历史网

六娘为了报答王初桐的厚恩,自画了一幅像赠给初桐,画上写有“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题词。这是唐朝诗人杜甫《佳人》的诗句,指的是佳人孤高、绝世独立的意思。王初桐在上面署上四个字--“绝代佳人”,成为一幅珠联璧合之作。

当时嘉定的文人圈中,有许多人都看到这幅画,有同情者纷纷在上面作诗题词,其中没有一句指责初桐和六娘。这幅画一直流传到京师。京师也有许多文人雅士看到过这幅画,他们都为六娘的美貌和才华倾倒,也为王、陈的这场爱情悲剧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