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水浒传》善终的好汉有哪些善终的原因是什么?

时间:2018-12-28 10:23:13编辑:文二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招安后为朝廷效力,经过东征西讨,最后七零八落,绝大部分或战死或病死更有死于非命者,所剩不到三分之一。“昔日弟兄相聚,如花始开;今日弟兄分别,如花零落”(宋江语)。那么,梁山一百单八将有哪些得到善终了呢?他们得到善终的原因是什么?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梁山一百单八将有哪些得到善终?

《水浒传》善终的好汉有哪些善终的原因是什么?

纵观梁山一百单八将里的幸存者,大致是四种结局:

第一种结局:受到重用的技术人才

神医安道全从一个开民间小诊所的大夫做到了太医院的金紫医官,走上了事业巅峰;善养马的皇甫端当了御马监大使,干起了专业;会制造火炮的凌振在火药局御营上班,也算人尽其才。

刻章子的金大坚在内府御宝监为官;文案萧让在蔡太师府中作门馆先生;草根歌手乐和在驸马王都尉府中“尽老清闲,终身快乐”。

专业技术人才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这就是一技傍身的好处。

第二种结局:在职业生涯中继续发展

关胜在北京大名府总管兵马,甚得军心,众皆钦伏。”“呼延灼受御营指挥使,每日随驾操备。后领大军,破大金兀四太子,出军杀至淮西,阵亡。只有朱仝在保定府管军有功,后随刘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到太平军节度使。”

还有些官复原职的,比如“黄信仍任青州;孙立带同兄弟孙新顾大嫂,并妻小,自依旧登州任用”。

第三种结局:看破红尘出家修道

公孙胜最早脱离梁山体系,回去做道士了。朱武樊瑞也随公孙胜一起修道,以终天年。戴宗在泰安州岳庙出家,后来大笑而终。鲁智深悟道,听潮圆寂。残疾人武松在六合寺出家,八十岁寿终。

第四种结局: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柴进李应杜兴回到老家继续当有钱人去了。宋江的弟弟宋清还乡为农。穆春自回到揭阳镇乡中,复为良民,不再当恶霸了。另外还有邹润蔡庆裴宣杨林蒋敬阮小七等都是洗白了后回原处当老百姓去了。

《水浒传》善终的好汉有哪些善终的原因是什么?

为什么上述梁山好汉能成为少数幸存善终者?

一、 生活历练,学会反省

这些年在梁山混事,以及日后被朝廷当枪使,有点儿头脑的好汉都会对自我进行一番反省。

比如柴进,落草之前属于钱多闲得蛋疼的主儿,爱好收留犯罪嫌疑人,终于把自己拉下了水。

上梁山后柴进即失去了在沧州当柴大官人的光芒,地位尴尬,这使他学得乖巧而务实。

后来见戴宗主动辞官,阮小七被夺官,柴进开始反省自己,深知当过方腊驸马是个“历史污点”,怕被秋后算账,“不如自识时务,免受玷辱”。

因而推称风疾病患,难以任职,主动回乡为民,自在过活。和他一样当初也是不情不愿上了梁山的李应,马上也效仿柴进,回乡当财主去了,再也不用看别人的眉高眼低。

二、高人点醒,开悟智慧

这些幸存者们虽然没有像鲁智深那样得智真长老栽培,有听潮悟道的机会,但是他们多数都曾聆听过一介布衣萧嘉穗的一席话。

萧嘉穗在助攻荆南城立下大功后,拒绝了宋江“面奏天子,一定优擢”的好意,视富贵功名如浮云,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萧某今日之举,非为功名富贵。萧某少负不羁之行,长无乡曲之誉,是孤陋寡闻的一个人。

方今谗人高张,贤士无名,虽材怀随和,行若由夷的,终不能达九重。萧某见若干有抱负的英雄,不计生死,赴公家之难者,倘举事一有不当,那些全躯保妻子的,随而媒孽其短,身家性命,都在权奸掌握之中。象萧某今日,无官守之责,却似那闲云野鹤,何天之不可飞耶!”

听懂这席话的公孙胜、鲁智深、武松等十余个好汉意识到了看似锦绣的前程,不过是海市蜃楼的幻像,开始寻思急流勇退之路,最终都得到了较好的结局。

《水浒传》善终的好汉有哪些善终的原因是什么?

三、身家清白,作恶无多

作者施耐庵具有一定的佛家因果思想,对于无案底良善之辈,还是愿意“安排”一个好的结局,放一马。

比较典型的是:张青孙二娘夫妇毕竟以前是开人肉包子铺,杀人无数,所以还得拿命来偿;而孙新顾大嫂夫妇上梁山前没案底,得到一个好结局也是自然。

武松虽然曾在鸳鸯楼犯下十几条人命的严重污点,但他能够以出家方式与旧我告别,故而高寿终。美髯公朱仝很有关羽的“忠义”思想,内心善良,嫉恶如仇(恨李逵杀害无辜的小衙内),所以他结果相当不错:建功立业、官至节度使。

混江龙李俊有头脑有能力,看准机会诈病脱离梁山体系,带着两个弟兄到海外开辟了新天地。浪子燕青在遇见故知后,体验了一日“农夫、山泉、有点儿田”的生活,加之朋友对他“到功成名就之日,也宜寻个退步。

自古道:'雕鸟尽,良弓藏'"的劝勉,燕青由此萌生退隐之心。他也用此话去劝主人卢俊义急流勇退,可是卢不开悟。

最后,燕青带着他从方腊处弄来的两担金银珠宝,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去了;而卢俊义落得个被奸臣暗害的下场,主仆二人的结局天壤之别。

梁山好汉们基于自身悟性,以及对现实的不同程度认识,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也收获了全然不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