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成吉思汗打过败仗吗?

时间:2018-09-14 08:56:48编辑:文二

铁木真很快被部众推上汗位,但是他的势力还非常弱小。此时的铁木真清醒地意识到,必须积极寻找外部盟友的帮助,才能生存和壮大。令铁木真想不到的是,曾经为他出生入死的安答札木合,不仅没有给予支持,反而挑起了战争。那么,札木合与铁木真兄弟之间的这场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咱们前边讲过,蒙古部落以前是有可汗的,比如合不勒汗、俺巴孩汗、忽图剌汗。但是自从忽图剌汗以后,蒙古就再也没有可汗了,所以当时的蒙古部落是一盘散沙,经常遭到塔塔儿、篾儿乞这些部落的欺侮。

公元1183年,随着铁木真年龄的增长和势力的壮大,这些来投奔铁木真的蒙古部落的贵族,酝酿着拥戴铁木真做蒙古的大汗。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蒙古指的是蒙古部落,不是现在意义上的蒙古民族。

这些人拥戴铁木真做大汗的时候,他们的誓词特别有意思:我们决定立你为可汗,你做了可汗之后,我们打仗的时候愿意做你的先锋,为你击败所有的敌人,然后把抢来的美女和营帐都奉献给你。在草原围猎的时候,我们愿意把野兽赶得无处躲藏,然后把这些猎物都奉献给你。

如果我们不遵从你的命令,你可以把我们杀掉,把我们的头颅抛在野外,没收我们的财产,把我们的妻子、儿女都作为奴隶。我们共同拥戴你为我们蒙古部落的大汗,希望你能接受这个汗位。

从这个誓词当中能看出什么呢?能看出铁木真的这些叔叔、堂叔和堂兄弟拥戴年仅22岁的铁木真做可汗的目的何在。他们希望铁木真带着他们去打仗,去围猎,等于就是铁木真领着大家发财,不论打仗还是围猎,自然大家都有收获。

虽然大多数战利品给了可汗,但是你吃肉我们也能喝到汤。实际上,这帮人拥戴铁木真当可汗,就是找一个老大,好带着他们去打架。

可是这个可汗,跟铁木真心中的可汗相差十万八千里。铁木真觉得,我要做了可汗就应该大力治理这个部落,把它变成一个国家,然后我要统治这个国家。但是行远必自迩,登高必自卑。理想再高远,路还是得一步一步走。不管怎么讲,这些人拥戴铁木真做蒙古部落的可汗,铁木真欣然接受了。

铁木真手下的这些拥护者看他做了可汗,自然也非常高兴。比如说我们前面讲过的速不台,这个时候就跟铁木真表示,你做了大汗之后,我会像警觉的老鼠一样保护你的财产,像勤奋的乌鸦一样为你聚集财物,像大汗的毡帐一样保护你的安全。我就是勤奋的老鼠,我就是警觉的乌鸦,我就是能抵御寒风的毡帐,我会保护你,让你冻不着,免受风霜之苦。

也就是说,这些人纷纷向铁木真表忠心。铁木真非常高兴,今天终于实现了父祖的遗愿,做了蒙古部落的可汗。铁木真跟自己的部属说,如果我能得到天地神明的保佑,真正完成草原的统一,做了草原之主,你们就跟我一起永享荣华富贵,你们都是我世世代代的好朋友。这意思是,只要你们跟着我,咱们吃香的喝辣的,世世代代享受荣华富贵。

铁木真一做可汗,就有了跟以前的可汗明显不同的做法。他要建立一整套规章制度,而且这些规章制度要成为后世遵照的典范。

首先,铁木真要建立一支绝对忠于自己的武装力量。这支武装力量的蒙古话翻译过来就是箭筒士,就是一帮弓箭手。铁木真知道,自己的这些叔叔和堂兄弟拥戴自己为可汗,并不是真心服从自己的统治,所以依靠他们是不行的,必须有绝对忠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因此,他召集了一帮箭筒士,作为自己的贴身侍卫。

然后,铁木真安排手下的人各司其职。放羊的要把羊喂得肥肥的,放马的要把马喂得壮壮的。专门制作武器的人,一定要把刀做得十分锋利,能够砍断铁甲;生产箭的人,箭头要能射穿多少张生牛皮,这些都有严格的规定特别是负责饮食的人,这个非常重要,如果被敌人收买,在饮食当中投毒的话,那咱这一票人可就全玩儿完了。

所以在蒙古部落,还有日后的蒙古帝国、大元王朝当中,负责饮食的人绝对都是组织上最信任的人,不是说随随便便来一个人就能当厨子,就能给大汗做饭。在当时的草原上,只抓内政建设是不行的。这个时候,铁木真的势力还非常弱小,仍旧处在其他部落的威胁之下。

铁木真很清楚单打独斗成不了气候,所以要积极寻求外部盟友的支持。

铁木真首先要争取的盟友,就是父汗脱里和安答札木合。于是,铁木真派人去把自己称汗的消息告诉父汗脱里和安答札木合。脱里听说铁木真称汗,非常高兴,说你们立我的孩子为汗,这非常好,早该如此了,你们蒙古部落怎么能没有自己的可汗呢?你们这么做是对的,我非常高兴,我会永远支持铁木真,也希望你们忠于自己的誓言,要永远忠于他。我克烈部作为铁木真的盟友,会永远支持蒙古部的可汗。

使者欢天喜地地回去向铁木真报信。铁木真听了,自然也非常高兴。派到札木合那儿去的使者,境遇完全不一样。使者到了札木合的营帐,报告说你的兄弟铁木真已经被我们拥立为可汗了。

札木合非常不快,但是铁木真身份高贵,现在也有了不少部众,没有理由跟人家翻脸。札木合只好强压怒火,他不好意思直接指责铁木真,就指桑骂槐,骂拥立铁木真做可汗的两个人,一个是阿勒坦,一个是忽察儿。

札木合说,阿勒坦和忽察儿这俩人太不地道,我跟铁木真安答在一起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拥立他做可汗?非要等我俩分开了之后,你们才拥立他做可汗,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破坏我跟铁木真安答的关系吗?回去告诉铁木真安答,小心这俩人。你们既然已经立了铁木真做可汗,那就立吧,但你们要忠于自己的誓言,别朝三暮四、朝秦暮楚。

同时告诉铁木真安答,让他开开心心地做他的可汗,我永远是他的好安答。

札木合的真实心思其实是这样的,既然你称汗这件事我反对不了,我也拿你没辙,那我就告诉你小心身边的这俩人。而且札木合表明了一个意思,如果我跟铁木真安答闹掰了,那肯定是这俩人离间的结果。

札木合上面的话是言不由衷,就如我们前边举的那个例子:我身为一个老板,你来投奔我,我把你带起来了,你生意也做大了,然后你自立门户,还成了我的竞争对手。现在你一称汗,肯定就会存在草原上的牧民往哪边儿站的问题,他们到底是站到我札木合一边呢,还是站到你铁木真一边呢?所以,札木合心里非常不痛快。

使者回来之后,就把札木合说的话告诉了铁木真。铁木真听完之后,沉吟片刻,想了一想说,看来我这个札木合安答,心胸过于狭隘了,甭管他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但我绝对不会违背跟他结拜时候的诺言。

我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我也知道他对我是必欲除之而后快,但是允许他不仁,我不会不义。既然他说出这样的话,那由他去好了,咱们千万不要挑衅札木合,但是大家要做好防备。万一札木合有什么挑衅的举动,或者说他要进攻咱们,咱们也别让他打个措手不及。

铁木真已经料定,自己跟札木合安答之间早晚要有一场战争。

札木合曾经三次与铁木真结为安答,并多次为铁木真出生入死,可以说,铁木真的成功少不了札木合的鼎力支持。虽然对于铁木真称汗一事,札木合非常不悦,但是铁木真号召部众防御札木合的进攻,是不是太过谨慎了呢?

事实证明,铁木真的判断非常精准。而且札木合兴兵来攻打的时间,比铁木真想象的还要快。

札木合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攻打铁木真的借口。他找了一个什么借口呢? 札木合有一个兄弟,领着一帮人跑到铁木真的部落里偷马。他们偷的牧民不是一般人,而是铁木真的叔叔,叫拙赤。

他们把拙赤家的马给偷了,但偷马时响动太大,马一叫唤,拙赤就醒了。马是牧民家最宝贵的财产,咱们讲过铁木真家的八匹马丢了,铁木真追了几天几夜也要把马给追回来。拙赤一看自己家的马被偷了,那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赶紧拿上弓箭追了出来。

拙赤远远地望见前面黑乎乎的人影在跑,那肯定是盗马贼。拙赤大喊一声:“你把马给我留下!”随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搭弓放箭,一箭就奔着这些盗马贼射出去了。札木合的弟弟活该倒霉,也不知道这拙赤真是神箭手还是蒙的,这一箭太准了。只射了一箭,札木合的弟弟“哎哟”一声就翻身落马了,当场被射了个透心凉,死了。

这些盗马贼一看带头大哥死了,也顾不上偷马了,先把首领的弟弟抬回去吧。

札木合一瞅就急了,好你个铁木真,我正想收拾你没个借口呢。你可真行,我弟弟也就偷你们家几匹马,你竟然把我弟弟给射死了。

札木合也不管拙赤是蒙的,还是特意要射死他弟弟,反正就是找个开战的借口,要为弟弟报仇。你媳妇被抢了,你还跟人家篾儿乞人拼命,非要把人家篾儿乞部落消灭了不可;我弟弟被你射死了,咱们能有完吗?

于是,札木合立即发动部众,派人联络塔塔儿部、篾儿乞部、泰赤乌氏等部落。凡是跟铁木真有仇的部落,他都给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反铁木真联盟,组织了十三部人马,共三万大军,要跟铁木真决一死战。很快,札木合的联军就浩浩荡荡地向铁木真杀过来了。

铁木真听到札木合起兵的消息时,正在山里打猎呢。一听札木合组织了三万大军来进攻自己,铁木真赶紧回去组织人马。铁木真也组织了十三部人。你来十三部,我也来十三部,十三部对十三部,问题在哪儿呢?札木合召集的这些人,都对铁木真怀有深仇大恨,一定要弄死铁木真,这帮人才称心如意。

而铁木真组织的这十三部人,第一部是诃额仑的部属。诃额仑这个时候已经是老年人了,老太太穿上牛皮的盔甲,骑上战马,举起祖先留下的长矛,然后领着自己的部属上了战场。第二部是铁木真的兄弟们和他的箭筒士。从第三部到第十一部就是铁木真的叔叔、堂叔、堂兄弟们,这些人虽然拥戴铁木真为可汗,但是他们在战场上不会真的为他去玩儿命,他们是见便宜就上,见吃亏就躲。剩下的第十二部和第十三部是旁支尼鲁温蒙古人。所以,铁木真这十三部的力量并不强大,基本上是一群乌合之众。

双方在草原上拉开阵势,刚一照面,铁木真的部队就被打了个落花流水,被冲得稀里哗啦。札木合这十三部联军,个个怀着对铁木真的深仇大恨,举着明晃晃的战刀,骑着快马,一阵风就冲到了铁木真的队列面前。箭如飞蝗,遮天蔽日,然后大队人马就像一股狂风似的席卷而来。

铁木真的部下哪儿见过这阵仗,所以刚一交战,就被杀得稀里哗啦,退到了斡难河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