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韩剧《九号房间》讲了什么?剧情介绍,为什么评分很高?

时间:2018-10-16 15:20:59编辑:浮泊凉

“灵魂出窍”、“互换灵魂”的梗在韩剧中早已不是新鲜的事情,就像2010年的《秘密花园 시크릿 가든》让韩剧版灰姑娘通过“灵魂对换”的方式谱出“爆笑”恋曲;2011年的《49日 49일》让遭遇事故的女子有了重新复活的机会;2012年的《BIG 빅》让三十岁的大叔有了十八岁少年的内心。

而本期要推荐的新剧为《9号房间 나인룸》(2018),讲述了一位仅有两个月生命的死刑犯因为意外,与命运纠葛的律师之间互换灵魂之后,自行寻求三十四前真相的故事。

首先,“灵魂”梗在韩剧中有些像触及剧本“雷区”,稍有不慎就会有“炒冷饭”之嫌。但是池英洙导演凭借在2015年执导的《陷入纯情 순정에 반하다》中获得不错的口碑,再加上两届“人气明星奖”的金喜善和时尚名模金英光组合的“姐弟恋”CP,以及老戏骨“韩国国民妈妈”金海淑的加入,让《9号房间》添彩不少。

ffd7a24de269650ebebadd0be81af5f6.jpg

一、剧本的构建

编剧为挣脱开“互换灵魂”后的男女情感沟壑问题,在剧本立意方面就以新奇为切入点。一方是权势人士法律的卫道士和追求利益不择手段的女强人律师乙智海仪,另一方是曾经的绝代恶女而被重判关了三十四年的死刑犯张华裟。乙智海仪为了获得成为“信协律所资深合伙人”的筹码不惜刻意恼怒张华裟,导致张华裟苦苦等来的“减刑机会”付诸东流。

当然,编剧为缓和观众对乙智海仪这一形象前期“恶意”的刻画,特意在原有的主线之上穿插了一条辅线,那就是乙智海仪的父亲乙支成检察官为何会因为张华裟,不惜被冠上“沉迷于死刑犯的美貌而从国选律师手中偷走证据最终被扫地出门”、“因为信任,将张华裟案件托付给他的检察长被迫自杀”、“导致妻子抛下女儿乙智海仪离开”等等的恶名。

而正是因为两位人物形象强烈的对立和隐情,让前期乙智海仪的“恶”变的有的放矢,但是奇异的是并没有因此将两者之间的戏剧性矛盾冲突所淡化。

5648f5d3bf8d8f53465b8a28668bbc64.jpg

破坏张华裟减刑的乙智海仪律师被迫再次面对张华裟并为其再审辩护,可她却直接以“怠慢”、“不可能存在翻供的关键性证据”为由,实际只是为完成这份酒驾所连带的处罚而已。

但是对于张华裟来说,“乙支成检察官的女儿”本来是一个希望,但是当她知道是乙智海仪,知道乙智海仪的父亲为了帮她翻案失去了什么,知道自己为那个“根本就没有死去的秋荣培”坐了三十四年牢狱之灾时。

两个人的灵魂开始了戏剧性的互换。

在常规的倒叙和层叠铺垫下,第三条故事线又开始交织进来。

围绕乙智海仪的男友、奇山会长的弟弟金英光的母亲是谁的疑团开始慢慢推到观众眼前,此时,细心的观众会通过“药盒内的旧报纸”、“奇山会长的异常言语”不难臆想到,被关了三十四年的张华裟为什么一直没有被行刑?难道真的是“等待让我们释放张华裟的天意”,还是奇山会长不舍有意为之;而那个药盒又是谁有意寄给金英光,让他在意起死刑犯张华裟可能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更疑惑的是张华裟三十四年前杀害的那个秋荣培是不是奇山会长,而现在活着的奇山会长会不会是那个对父亲复仇的庶子。

一切的疑问抛出,让剧本不再显得那么单调和乏味。

二、人物的刻画

剧本前段给人的感觉是,编剧对乙智海仪和张华裟两者的个人形象刻画非常传神。

先是乙智海仪的扮演者金喜善,2005年的《神话》、2012年的《信义 신의》、2017年的《有品位的她 품위있는 그녀》,再到现在的《9号房间 나인룸》,我们不难看出她对自己角色情感的把控方面有着不俗的一面。

2850d16dd086753e4d44157fd5baea43.jpg

剧中对她“金钱”和“出人头地”的两个关键标签诠释的非常到位。编剧更是巧妙的把乙智海仪性格塑造的根源附加到从小对“父亲”、“母亲”的厌恨,而延伸到对自己家庭一切悲剧根源的缔造者张华裟的恨意。

而当律所代表或奇山会长抛出来的难题“如何将张华裟永远关在清源监狱”,再加上以自己女性、仅十年的律师经验如何拿下“韩国最棒的信协律所的资深合伙人”,一切欲望的累加将对张华裟的恨意无限的放大。当乙智海仪有意触怒张华裟时,导演对冲突双方的人物神态和动作的细节刻画,更是将两者之间的对立面树立起来。

就好像如乙智海仪由梦境带出来的无意识警告“不要和张华裟见面”。

当然,再回首张华裟这一人物。她一出场便给人一种久混狱场的情感异常冰冷感,就像她对来给自己“减刑希望”的人说道,“如果各位不想给我减刑,将我放出去,那便现在杀了我吧”,这完全将张华裟这一死刑犯该有的“冷性”特质展露无遗。

可是当我们听到“即使我们放弃希望,希望也不会放弃我们”,以及和乙智海仪的那段“我只想出去给苦等自己的母亲亲手做一碗刀削面吃”时的内心真实情感流露,再加上编剧有意显露的“三十四年前的杀人疑团”,直接在张华裟一人身上就营造出“死刑犯”和“窦娥冤”两种极端对立的情感冲击。

而最后,当一个最以理性著称的律师去面对一件最感性的“天意”安排时,她又将何去何从呢?